《陰陽天》/ 取不下的面具 4




約莫傍晚時刻,在博雅於前不久派人到花若宅邸告知他們即將前往花若邸後,晴明與博雅便一直在晴明邸裡小酌著,直到搭著花若家派人來接他們的車子往目的地前進。

雖說是傍晚十分,但是一路都沒見半個人的朱雀大路上盡是黑暗與詭譎的氣氛包圍,傳說是四神相應之都的平安京於夜晚時分是眾妖鬼的天下。

牛車緩慢地駛在大路上頭,車輪軋軋的聲音單調地於大路上輕慢迴響著,墨黑的天際偶爾會飛過一群黑色烏鴉,那淒涼的長聲尖叫讓人聽了都不禁為之毛骨悚懼。

車裡的晴明與博雅一直沉默相伴而坐,只知道沒過多久,牛車便於一棟大宅前方停了下來,接著便是花若家的僕人於車外揭簾通知他們已經到達目的地的聲音。

「安倍晴明大人、源博雅大人,我們到了!」童子微微彎身,單手指著已經對外敞開大門準備迎客的花若宅,望著裡頭奔出兩位僕人來。

待晴明與博雅交相下了牛車之後便讓童子領進花若家宅子內了。

輕緩的腳步聲音一前一後地踩踏上木條板子所發出的吱嘎聲響於夜裡聽來是特別地刺耳,晴明與博雅被領進後院的廊道外頭,只見一名中年男子身著公傾便服地坐在廊道裡的室內,正對著他們點頭。

「我是花若岩田。很抱歉,勞煩兩位大人了!請坐。」中年男子彎身行了個禮,嚴肅的態度教晴明於暗地裡蹙了蹙細眉,但是臉上的表情依然是那般雲淡風輕而看不出他真正的心思。

晴明與博雅於是趨前應聲坐落下來,花若岩田輕咳了聲:「晴明大人與博雅大人,想必兩位已經知道我兒子遇上的怪事了...」

「是的...」晴明悠然頷首,唇角微掀,「能否仔細說說令公子所有行為的怪異之處?我想光是單面的描述也很難表達...」正露出淺笑著的晴明持扇掩唇。

花若岩田聞言後本欲啟口回答,沒料到這時候卻自廊道的盡頭傳來一陣焦急的腳步聲與呼喊聲,奪去了眾人的注意力,那道聲音這樣呼著:「不好了!少爺他...他...他又發狂了!」

晴明和博雅望著一名童僕急奔進門,焦慮得不知該如何是好,同時間,聞言的花若岩田也大驚失色地站立起來,「什麼!?快要人抓住他了沒有!?」

「...抓...抓住了,但是...但...」童僕手足無措,花若岩田一臉怒氣地踱步踩向前方,正欲走出室內的時候,腳跟一轉地在晴明的默不作聲與博雅一臉的訝異下又回過頭來,火氣稍斂。

「真是失禮了!勞煩兩位大人就隨我走一趟...」花若岩田對著晴明與博雅一個彎身,望著他們同意地點頭、於原地起身跟在自己身後的男子繼續道:「自從那一天晚上後,慎一他就再也取不下那張面具了,無法進食不說,而且還常常照時間發狂般地跳著舞...我真的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喔?是一天三次嗎?」望了眼同樣驚訝的博雅,晴明奇異地揚起眉。

「不...您看吧!...」與兩人站在可以望見後園的廊道上頭,花若岩田隻手遙指著後院那由木材搭起的臺子上正有一抹灰影子跳躍其上,正是按時發狂的花若慎一,他背著熊熊燃燒在篝中的火燄,跳著極優美的舞步,飄然清逸中卻帶著些許的詭譎。

晴明遙望那抹背著火燄而張狂的影子、抿著潤紅的唇瓣,深思。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