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取不下的面具 3




天氣陰冷,陣陣令人覺得沁冷的冷風偶爾颳過廊道下的兩人身畔。

穹蒼上覆蓋著一大片濃厚又不見光的灰雲朵,春季的風又冷又寒地捲起滿園的落葉在空中轉了幾轉之後再度落地,池畔的水面漣漪不斷、綠草們隨風搖曳著身軀,並且沙沙作響,仔細那麼一嗅的話,還能聞到空氣裡頭泛著一抹溼氣。

在陰灰的天空下的廊道上坐著兩抹人影,一白、一黑。

白衣男子神態清閒、面容秀逸,偶爾抬手捧起酒碟子就口啜了一小口,透明的清酒液因此染上他那恍如塗著胭脂的丹唇,微微泛亮的唇瓣在此時看來是可口不已,接著的,唇角會微微勾翹而起,似乎是在微笑。

而黑衣的男子僅是在說完今日前來拜託友人的事情的來龍去脈的時候就止住了話尾,端捧起放在他面前的酒碟一飲而盡。

他們沉默著不說話,只是於偶爾的時候交相對飲,眸光會忍不住停留在對方的身上有那麼一下子。

終於的,那抹黑影在耐不住片刻的沉靜而開口了。

「晴明啊...」

「什麼事?」因為黑衣人的問句而抬首的白衣男子展露著絕麗的笑顏,隻手搖扇的他看來似乎十分愜意,讓黑衣人見到他的表情的剎那間時有種不悅突然地自他的心底升起。

「難道你一點都不在意嗎...?」黑衣人顯得很不高興地抿著唇,眉頭打結了。

看晴明這副模樣又是不痛不癢的,好像他才剛聽完的不是一樁詭奇的事件,而是件笑話般的輕鬆。

安倍晴明慵懶地抬眼覷了博雅一眼,而後微噘起丹唇、垂睫失笑了,「博雅啊,有些事你不是急就有用的...」

「可是...」博雅正欲張口說些什麼之時,沒想到卻讓一旁突如其來出現的一張怪異的臉給嚇得當場哇哇叫,「哇啊啊啊啊──」那抹慌張又手忙腳亂的博雅讓一旁的陰陽師忍不住掩笑了。

「呵呵呵呵...別玩了,蜜蟲...」

當博雅一望去才知道橫在他眼前的只不過是一張面具,再往下一看原來是穿著十二單的蜜蟲彎身故意在臉上戴了張能面在他眼前搖來晃去、嚇唬他來的,於是不快地臭著一張臉,沉聲:「蜜蟲!」

「呵、呵!急沒有用!博雅大人...」蜜蟲笑著一張臉地伸手揭開臉上的鬼面具,對著博雅笑得十分地可愛,微微露出虎牙。

「這...這我也知道啊!」努嘴的博雅支唔著,「可是事態真的很嚴重嘛!」博雅抓著頭,邊看著晴明讓蜜蟲替他斟酒,「花若家的少主人,慎一他已經因為臉上覆著一張能面而昏迷不醒,據說那張面具就是取不下來!」博雅皺皺眉。

「哦?」晴明左手支頤,揚起唇角,「那...他那樣子有辦法進食嗎!?」

博雅歎息、搖頭。
「不能,聽說他只能透過面具上那打開的口喝水而已...」

晴明深思。
「唔...這樣啊...」

「所以花若家的大家長拜託我來跟你說一聲...」博雅搔頭,「我告訴他我得問過你的意思才能答覆他...」

「好吧!」晴明點頭,微笑了,「那麼我們晚上就一起去吧!你先回府派人跟花若家說一聲...」

「好。」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