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畫中仙” 卷 7




漆黑的黑夜颳過一陣陣的冷風,那驟降的溫度讓還在大路上呆立著的晴明與博雅搓著手臂直喊冷,時值冬季,前些天才下過幾場雪,氣溫冷到谷底,光是那寒意直襲而來的刺骨冷風就夠兩人直發著抖了。

晴明甚至還帶著傷口,比較容易失溫的他已經冷得將外衣緊緊裹住自己的身子,目光瞥向在寒風中仍然昂然而立的呆武士,源博雅。

拿著那畫軸的晴明的唇邊微微蠕動著,似乎說了什麼。

這樣冷的天氣,他還得跑這一趟,這陣子也真夠他忙的了,一下是右大臣拜訪,一下子是近衛府來通知陰陽寮發生的事情,另外,那男人還丟給他一個爛攤子扛......

晴明撇唇,原本雪白的臉色變得更加無血色了。

博雅與晴明立在一棵大樹下等待,陰陽寮的陰陽師都是在這種時辰遇的害,只要他們在此守株待兔的話應該可以順利看見那妖鬼的真面目了...
博雅心想,將頭一轉,晴明正在捲好那卷畫軸,博雅不懂為何晴明要逮那妖鬼還要帶著那不相干的畫軸,不過他還是沒有問出口。
反正到時他就會明白了的。

時過子時的此刻,兩人自大路的盡頭發現了一陣陣的煙霧,那煙霧愈漫愈前,好像正朝著他們而來......

晴明心底有了譜,忙將畫軸塞入自己的衣袋內,然後將雙手放進袖裡,一抬頭後就望見自煙霧裡走出一抹身影,看來似乎個女妖......

博雅戰戰兢兢地盯著前方瞧,右手摸上自己腰間繫著的長刀,然後隨著女妖的愈來愈走近他們的腳步而緩慢移至晴明面前,擋住晴明的身形。
「你幹什麼呀......博雅......」這時,晴明一喝出聲,臉色奇怪;他的視線都讓博雅擋住了,所以他看不見前方女妖的動作。

博雅面色一凜,「晴明,別說話......你現在身上有傷,所以我要保護你!」呆武士義正嚴詞地說著,接著拍拍自己的胸脯,「有我在!任什麼妖鬼也無法傷害你的!晴明......」

博雅的保證教晴明微微哂笑,那抹甜甜的笑意溶至晴明心底,他微笑著推開博雅,回頭瞥他一眼:「謝謝你,博雅!但,還是我來吧!你要對付的可不是個人哩......」

博雅思考了一會兒,對喔!他所面對的是隻妖鬼!

於是,博雅老實不客氣地紅了臉站在一邊,要論對付妖鬼,晴明是個了不起的陰陽師,他應該比他還行的。

「晴明啊......小心點......」博雅還是不太安心地囑咐,然後望著晴明含笑回眸一瞥。

「知道了......」

這時,晴明懷中的畫軸微微一顫,好似在說:”你們,夠了喔......”
又不是什麼生離死別的......

要說這樣的話也得是分離了一千年的他和螢兒......

畫中的男子斂起了笑容,望著女妖靠他們愈來愈近......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