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畫中仙” 卷 8




一隻細長的妖爪透過博雅與晴明面前那陣濃密又詭異的霧氣,朝著兩人伸張而來,博雅見狀忙著大喊了一聲。

「晴明,小心──」

急呼而來的聲音已隨著博雅的身形竄向前方,險險摟住晴明的腰際的博雅避過妖鬼急遝而來的步伐,與晴明避至一邊的博雅喘著不穩的氣息,那幾道的呼息聲盡數噴灑在晴明的額前,引得晴明抬頭往上一瞥,將博雅那著急害怕他又受到傷害的表情一覽無遺。

晴明微微地綻出一抹動人笑意,唇邊的甜膩微笑並沒有讓博雅發現,因為此時的他的目光還在那威脅他們的妖鬼上頭。

博雅望著自霧裡現身的女妖長得貌美如花,一身的紅衣,那妖嬈的體態都說明了她是個女怪,她伸出纖長的細爪探向前方揮開霧氣,那紅瞳綻出一道火光,看見了眼前的晴明與博雅。

那女妖一開口就惡狠狠地喝問:「你們是誰!?說......」

博雅給她嚇了一跳,攀著晴明的纖腰更緊了,「我是源博雅,而他是安倍晴明......」

晴明自博雅懷中抬頭,責怪他多話地瞥了他一眼,博雅尷尬地笑了笑,看著晴明掙扎地離開他的懷抱與保護,正色地立到女妖面前輕輕啟口。

「那些陰陽師都是妳殺的嗎!?」晴明輕問,不過花妖並沒有回答他的疑問,逕自惡狠狠地直瞪著晴明,只問她想知道的。

「律風呢!?他在哪兒!?」花妖張牙舞爪的惡聲直追問,晴明反而不為所動。

花妖齜牙咧嘴地,那猙獰的模樣讓博雅害怕地直盯著晴明,不希望晴明又受傷了,舊傷沒好的他禁不起再次的受創。

「律風呢!?他在哪兒!?」

花妖連問兩次都得不到回答,因此脾氣更加地火爆,伸出利爪就直往晴明面前抓去,這時的博雅竟衝了出來一把推開晴明,替他擋下了這一擊,他的左臂被女妖抓傷,衣袖破敗,登時血流如柱。

跌至不遠處的晴明瞪眼一呼:「你這呆子!博雅!」

博雅感覺到疼痛泛滿全身,回頭對著花妖:「妳......不能傷害......晴明......」

忍著痛楚的博雅開口,他扶著自己受傷的左臂大喊,然後望著跌到離他只有幾步之遙地上的晴明臉上混合著痛苦的表情,知道他似乎是在推開晴明之際時不小心碰到了他腹部的傷口。

「晴明,抱歉......沒怎麼樣吧!?」博雅乾脆的奔向晴明的方向,想探視他的傷口,但是此刻的晴明卻站了起來。

晴明望了博雅一眼後才緩慢啟口,「妳要找的人早已經墮入輪迴了!」

女妖不敢置信地瞪眼,「你......說什麼!?」

墮入輪迴!?律風已經墮入輪迴了嗎!?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花妖如遭雷殛。

他答應自己要陪自己很久、很久的啊!

她還以為他食言地扔下了她不管,所以......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