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畫中仙” 卷 9/終回




震驚過度的花妖不敢置信地喃語著,睜圓了妖詭的雙瞳,呆滯了半天,嘴裡喃喃地唸著”怎麼可能”的字眼,博雅與晴明互覷一眼。

怎麼可能呢......這怎麼可能呢!

律風是唐土中數一數二的偉大方士,他怎麼可能墮入輪迴呢!?

遲疑中的花妖以呆呆的目光移向現在因傷痕而無法施法驅除花妖的安倍晴明,她一個脹滿怒氣的細爪立即朝晴明再度抓去,博雅已經無暇顧及晴明地驚吼一聲,看著晴明即將讓花妖給抓住的剎那間──

「晴明──」

安倍晴明不躲不閃,面無表情地端正站立在冷風中,任憑花妖的利爪暴怒地抓破他的衣襟,他也不為所動地立在原地。

「我說的都是事實......要不要相信就隨妳了......」安倍晴明冷冷地說著,眸中泛著一抹同情。

再怎麼厲害、無敵的人類還是終究難逃命運的捉弄,終得一死,這個天理循環的道理任何人都應該明白並且默默地接受才是。

沒有人可以逃過命運的擺佈的,就算是被稱為平安京第一流的陰陽師的他也同是如此。

沒有人能夠選擇自己的未來。

此話一出即教花妖暴怒地睜大眼瞳,什麼事都得依循天理的這種無天理的道理教她心生不滿與怨懟,憑什麼!?

命運憑什麼拆散她與律風!?

它有什麼資格!?有什麼資格啊!?

花妖狂怒地將衣袖一揮,斷然地掃過晴明的右頰,那一個力道大得將晴明揮了出去,轉而重重地跌到一邊,晴明因傷口而擰皺了細眉,唇角因花妖的力而破裂,滲出血絲。

「晴明──」博雅捂著傷口急奔到晴明面前關切地瞅著他瞧,「你有沒有怎麼樣!?」

晴明徐緩地搖頭,「沒什麼大礙......」

見晴明沒什麼事的博雅真的生氣了,一回頭瞪了花妖一眼,以自己的身體擋住晴明,背部朝著花妖:「妳真是太不講理了!晴明說得都是實話啊......」氣嚷得暴吼。

花妖重重哼了一聲,道:「你們都在說謊!律風怎麼可能墮入輪迴!他是法力很高的方士…他說好要永遠跟我在一起的,沒想到他在某一天卻消失了......」原本低首哀傷地說著往事的花妖忽而抬頭,「所以我是來復仇的......找到律風,就殺了他......哈哈哈哈......」花妖說到後來竟大笑了起來,斜揚起的紅唇看來是那樣地詭譎。

安倍晴明一凜,是嗎!?

看來事情應該會很容易解決了......

是以,晴明狼狽地立起身來,扶起博雅站好後,便隻手拿出那卷畫軸,隨即一攤,『唰』地一聲引來了花妖的注意力。

「他就是妳要找的律風......他早就已經死了!」

晴明說畢後便望著花妖因畫上的男子而微微張唇,「他將自己的靈魂封在畫中已經有一千年的時間了......他沒有告訴妳吧!?」

晴明語畢,花妖便淚流滿面,沒有錯!

那畫中人便是她一心一意找尋的男子與情人──葛律風!

當年他降服了身為花妖的她,繼而與她相戀,但是不久之後他卻突然地不告而別,不知去向了,所以她用盡妖力也要找到他報仇......

沒想到他──

「別忘了,妳是妖,他是人,人妖殊途,妳有永遠,他卻是有壽終的時候......」晴明低語著,望著自己手中的畫軸因他的話而現出一道光芒,末了,葛律風現了身,同樣地紅了眼眶,對著花妖就喊。

「螢兒......是的,所以為了實現我的諾言,我避過鬼差的三番兩次拿著玉令來捉我,等待了一千年終於等到了安倍晴明這個陰陽師幫助我來見妳......」

「律風......」花妖此時已經斂住了凶惡氣息,哭得梨花帶淚,投入葛律風的懷裡,慶幸律風終於來見她了......

一邊的晴明與博雅皆無語地望著葛律風與花妖相逢,或許人的生命有限,但是有些事情還是能夠超越生命的,不是嗎!?

葛律風為情封住了自己的靈,化成了畫中的妖物,只願與心上人再相逢,絲毫不計較自己等待了千年的時間,還是說......人都是這樣盲目的嗎!?

安倍晴明歎息了......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