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那次的交談過後,凌希寒便很敏銳地發現風川若夜老是有意無意地避開她,而且態度也不像先前那樣熱絡,總是與她保持著若有似無的距離,她明白那是他疏遠一個人的方式。

凌希寒不甘地咬咬唇,頓時覺得這樣的感覺實在差到極點,因為當她想要接近他的時候,總是會被他巧妙地躲開,這樣的事實讓她好氣餒!

原先她就想過乾脆放棄哥哥交待給她的這樁任務,但是也不知道怎麼的,她自己很自然地就會去注意他。

風川若夜本身就是一個會吸引人的發光體!

他的態度總是優雅又從容,老是很冷靜地處理與看待他身邊的任何一件事,沒有一絲慌張,但是在他的一舉一動裡頭看似無情,但卻有情;她明白他也是跟她一個模樣,老是以這樣的方式來避開與人的接觸,這樣做不為什麼,就只是因為自己不想再度讓心受傷,她懂得!

當然,也就是這一點讓她首度有了想了解他的衝動,因為她知道不管再怎麼相似的兩個人,永遠都不可能相疊的;而他和她都是很特殊的人,難免難為人接受,只是,為了不再受到別人的排斥而扼殺了真正的自己,去改變成讓大家都能夠接受的模樣,這不知道要用多少的堅持力與自我的勇氣,而她全都曉得。

『特別』,難道是錯的!?還是他們根本就不應該生而為人呢!?

這個問題困擾她很久了,從她以前到現在,而她到遇見了與她相似的風川若夜,卻依然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而她也知道他也沒有答案。

因為──如果他曉得了,也就不會維持現狀了。

看到風川若夜那副在人群中悠然自得、游刃有餘的樣子讓她更為心痛,他總以那張帶點溫柔的笑臉來面對大家,以他的理智來控制自己,並幫助有問題的人,在他們產生疑惑時拉他們一把,這樣的情難道是『無情』!?

他裝得很平常,她卻看得心疼。

人人都知道他在太陽下那光亮的一面,那麼,他夜晚的那一面呢!?可曾有人想過去了解他!?只怕不曾吧......

思及此的凌希寒暗自紅了眼眶,她突然好想給風川若夜一個安慰的大擁抱,想給他一個支持的想法,證明這世上還是有人默默關心他的,但是只怕他會用他那溫柔來殘酷地拒絕她吧!

他不會允許自己在別人面前露出破綻的,跟她一樣。

這麼想著,凌希寒不自覺地爬上二樓,走到風川若夜的房門外。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