緩慢地從自己的思緒裡頭回過神來,她覺得那天的記憶還新得很,但是,凌希寒卻發現如果自己面對著風川若夜的時候,都會有一種無力的感覺。

思索著,低垂著長睫、掩去瞳眸底的一絲複雜情緒的她忽然開口歎了一口氣,只怕她的獵人計劃要中途喊停了。

不是她沒毅力,她也沒有想半途而廢的念頭,只是風川若夜根本連一點機會與可能都不願意給她,在她的面前仍舊戴著面具,就和他在面對其他的人一樣,這一點實在是讓她很氣餒。

......她該怎麼辦!?

風川若夜實在是太像她了,那個樣子根本沒有半分的空隙可以讓她趁虛而入,而且依她的猜想,他也不可能、不會喜歡上她的。

再度歎息的凌希寒緩慢抬眸,沒轍地抿起鮮紅的唇瓣;算了,碰到這種狀況的現在也只好跟著走一步算一步了。

這麼打算的凌希寒回眸偷瞧著風川若夜那俊挺的側臉,優雅柔和的臉部線條和專注的眼神把他襯托更加令人心折。

「你在想什麼!?」凌希寒來不及把自己的想法問出口,就看見風川若夜那因為察覺了她專注的視線而回過頭來,忍不住帶了點訝異的表情脫口問他。

驀地,他笑了,但是卻沒有回答她的疑問,面上還是綻出那抹不怎麼真心的笑意,而且她看得出來,他仍舊不喜歡人們的接近和探問。

凌希寒不悅地擰眉,為什麼他也要排斥和自己同類的人呢!?

「你都這樣笑著嗎!?」

她突如其來的問題教風川若夜一愣,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待過了許久之後,凌希寒才聽見他的回答:「是呀......怎麼了嗎!?」

「能不能......卸下你的假面!?」她厭惡虛偽。

那要求使風川若夜聞之色變,雖然他的臉上變化太細了看不出來,但是凌希寒知道風川若夜必定是生氣了,想開口道歉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因而無措地支吾起來,「我......」

他抿唇,而後柔柔地微笑了,但是凌希寒卻在他的眼底看不見一絲的笑意,這讓她感到有些毛毛的;談笑用兵,八成是用來形容她眼前的這個可怕男人的吧!

「我不知道妳指的是什麼。」他淡淡說著,那張猜不透的表情不慍不火,溫和到讓她感到一陣刺骨的冷意朝她襲來。

裝傻,原本就是他的武器之一,他也一向操縱自如;但是,沒想到今天會被她瞧出了端倪、然後出口探問,她果然不能小覷......

凌希寒的顧忌眸光讓他輕笑出聲,她還太嫩,想和他鬥法她還不夠道行呢!況且他絕對不會再讓人闖入他的生活,更不會卸下他的武裝,如果那麼做的後果是失去自我和會傷害到自己的話。

看著他刻意掩飾的平淡面容,不知怎地,凌希寒感到一陣的心痛,那好似被揪住的疼痛讓她不自覺地用手按著胸口,好疼好疼......

那是種會讓她瞬間窒息的痛楚。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