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自坐在房裡的凌希寒垂首斂眸,想起那天首腦交代給她的第一件任務。

「妳成為會員的第一件要務就是──」凌傲日裝著神秘,故意放慢語調的樣子讓凌希寒的心吊到半天高;要她替代雲琉進入總部,這凌傲日該不會是要她執行一些奇怪的任務吧!?

例如:抓一隻小強並把牠分解以了解各部構造什麼的......

嗚!她不要啦~~~~絕對不要啦~~~~

凌傲日藉著她臉上的懼怕表情就知道她又胡思亂想了,於是不疾不徐地開口說道:「我想要妳去執行的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任務啦!」他輕笑著,漂亮的眸陡地轉了轉。

不過,這件事也滿難達成的就是囉!

「我要妳讓風川若夜喜歡上妳,這個任務不難吧!?」壞心地又笑了幾聲,他看見了凌希寒那難看的臉色。

眼一瞠外加愣了三秒之後,凌希寒忍不住怪叫道:「喂!太難了啦!你明知道我不喜歡主動接近人的說......」她欲哭無淚地埋怨著,還以為由凌傲日口中聽到的任務內容應該會是簡單的小任務的,沒想到完全不是這樣。

凌傲日收回笑意,瞥了有點為難的她一眼,「這是給妳的考驗啊!不喜歡就退出吧!?」到後來,他那張美麗的臉上帶著些許的不悅,哪還有成員可以挑任務的!?

「哥啊~~~~哭給你看喔!」凌希寒真的一臉不快,眼眶立即泛紅,不過,凌傲日才不管,因為到現在還沒有人可以和他盧過的!

「我才不會上妳的當!」凌傲日優閒地翹著腳,擺明不讓人說情,當然也不講人情的,她可是他妹欸!所以她有啥心眼他都嘛曉得,若在知情狀況下卻還是上了她的當的話,那就太笨了!

「哥啊......好嘛!取消換別的啦~~~~」凌希寒硬著頭皮撒嬌中,雖然她知道這招也不太有效就是。

凌傲日抖著身體的樣子讓凌希寒出手搥了他一拳,「真不給面子欸你~~~~」算了,本姑娘不求你了,哼!

凌傲日口中哼著不成調的旋律,見她終於放棄討價還價了,唇角忍不住偷偷地揚起,說:「他很有腦袋喔!普通方法是抓不住他的。」凌傲日還是洩露了些基本注意事項給自己的小妹,免得哪天被她知道後狠狠地報復。

凌希寒眼一睜,「哦!?是嗎!?」這......她就有點小興趣了欸!

「再加上他很難搞。」凌傲日不抱希望地瞄了眼小妹,歎息:「我看連妳都輸他一截。」

「哼!不試試看怎麼知道誰厲害啊!?」凌希寒最討厭被激。

如果這人太過普通她還覺得沒挑戰性,這樣就不太好玩啦!而如果的如果,他有點腦袋的話,這樣玩起來才會比較好玩!

凌傲日一回頭就瞧見她算計的眸光,他嘿嘿一笑,「風川若夜神得很,妳若沒把握就算了,我讓他......」未竟的話尾卻被凌希寒的一聲『好』給打斷。

「沒問題!我去!」她想好好會一會這個連她哥都讚揚的風川若夜。

凌傲日因為奸計得逞而在心地暗笑了好久,其實他挺喜歡風川若夜這個人的,如果把他收為己用......不!是當他的妹婿,那也滿好的啊!嘿嘿嘿嘿~~~~

「......妳行嗎!?」凌傲日故意裝作很懷疑的樣子、瞄了一口答應挑戰艱難任務的自家小妹一眼,語氣百分百的讓人想K他N拳,以示洩忿來的。

凌希寒狠瞪了他一眼,誰叫他要滅自己威風的,「豬頭笨蛋眼拙的大豬哥~~~~你再說一次我就讓你三天不能講話喔!?」威脅的狠話一撂下,凌傲日馬上識時務地閉上嘴巴。

不是打不過小妹凌希寒啦,而是她每次都來陰的,而且說到做到欸!某次他只不過偷吃了她的那份蛋糕而已就被她下藥到連續跑了好幾天的廁所,媽媽咪啊,他才沒那麼大膽又惹到她發飆哩!超可怕的,他又不是不要命了......等他想死再來吧。

「反正我告訴妳,他那個人賊得很,而且更是邪門啦!要讓他乖乖臣服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喔......」凌希寒聽見凌傲日的但書後就更加興奮了。

「那才好哩!」

「他有個封號,鬼見愁+老狐狸喔!?」凌傲日再次火上加油。

「那我要當獵人。」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