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替身” 卷 3




當牛車停在朱雀大路上的一戶宅邸前時,博雅與晴明依序下了車子,博雅先躍下牛車,然後對著隻手撩開竹簾的晴明伸出了手。

「我們走吧......」博雅傻傻地笑著,望著晴明將纖手交付到自己的大掌心裡頭,兩手相觸的溫暖在這樣冷冷的天氣中,帶給兩人的感受特別地深。

晴明草草應了一聲,轉頭看著自宅邸內走來兩名的僕人,似乎是這宅邸的主人已經猜到他們倆人已到了,忙派人出門來迎接,於是晴明與博雅跟著僕人的步伐步入門內,讓牛車與僕人先在外歇息。

宅邸的大門在兩人的身影逐漸沒入門內後便被童子『咿呀』一聲地反手關上了。

走在這宅邸的院落裡的晴明與博雅跟著僕人的領路,來到了窄廊前方的石道上,男主人已經立在廊邊正朝他們躬身一福,就當是問好來的,晴明與博雅也跟著一鞠躬,之後便在男主人的示意下來到廊上,之前的僕人已經退了下去,轉而替三人去屋內端上三杯的熱茶,端放於廊邊。

「麻煩您了......晴明大人、博雅大人......」男主人非常地抱歉,要這位名震平安京的大陰陽師光臨自家實在有些不禮貌,應是他過去晴明邸拜訪的。

晴明微微搖首,「不會......我倒是想來看看那位靜子小姐......」含著笑意卻說出非常聳動的話的晴明使得兩人都駭然地一瞪眼,不知道該怎麼接下話才好。

晴明會意後忙以袖掩住那大咧的微笑。
「失禮了......呵呵......」

博雅則是替晴明說話,「呃......晴明向來是這樣的......」他打著哈哈,男主人似乎不太介意地笑了笑。

「好說,是我請來了晴明大人......」

聽他這樣說的呆博雅明顯地鬆了口氣,晴明那種怪個性實在讓他們很難解釋地沒有好感。

晴明好像曉得博雅的想法,因而嗔怪地瞥他一眼,隨即又轉向男主人道:「聽博雅三位說您原本是要親自到我宅邸拜訪的,只是有些事情無法擱下!?我可以冒昧地請問您是什麼樣的事嗎!?」

男主人怔了一會兒,那張好像有難言之隱的臉龐讓博雅皺眉,也讓晴明愈來愈想知道原因了。

「唔......其實是這樣的,靜子染病時將一盆奇卉交給我照顧,因為她明白自己的時日不多,所以她說想要看看這花開花的樣子,也因為這盆奇卉是她的母親留下來給她的,對她非常重要......」

晴明與博雅了解地點頭。
「能否讓我看一看那盆奇花呢!?崎海大人......」晴明似乎想到了什麼,便要求道。

「當然可以!」於是崎海大人便招來僕人捧來那盆奇卉,跟著放在廊板上,晴明與博雅的面前。

晴明含笑地盯著這盆奇卉直瞧,這盆花已經長出了花苞,花萼竟是紫紅色的,連葉片也是略偏褐色的墨綠,那似鮮血的花色教晴明微微一笑,是株稀奇少有的奇花。

不過......

晴明的眸光一閃,然後頓了一會兒沒有下文,他臉上的表情教崎海與博雅微微捏了一把冷汗。
「晴明大人!?」

「晴明......」瞪眼的博雅跟著喊。

過了半天,晴明終於放棄將目光投向這奇花,「我想......」

「想......!?」崎海與博雅面面相覷。

「我想崎海大人您必須等到這株花開了才行,請您兩天後再造訪安倍晴明,行嗎!?」不打算明說的晴明笑得亮眼又燦爛。

「呃......這樣啊......那麼就先說定了,晴明大人......」崎海雖不明白其中的緣由,但是他相信安倍晴明大人的判斷。

因為他是個受到天皇肯定的陰陽寮中的陰陽師!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