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風川若夜和凌希寒一起相諧步下樓時立即傳來一陣的噓聲。

「喂~~~~你剛和寒一起在房裡......嗯......做啥啊!?」第一個靠過來逼問的是搞不清楚狀況的龍逍遙,他轉著那雙靈活的眼神情曖昧地說著,惹得風川若夜忍不住用肘部攻擊他的肚子,而後引來一陣的哀嚎聲。

「哎呀,死風川!要死啦!撞得這麼大力......」蹲在原地捧著肚腹哀痛地埋怨著的龍逍遙抬眸瞥著風川若夜那副似笑非笑的樣子;而他那張滑稽、可笑的表情馬上讓在場的人哄堂大笑。

風川若夜才沒那麼好心給他安慰,「這是你自找的。」斜眼睨了那個笨蛋一眼,他優閒地越過了堵在樓梯口的眾人,在前方的那張沙發上頭坐下來,凌希寒竟也一併跟了過去。

「就是說,欠扁啊!」她呵呵微笑著,眸中蘊藏大量的看好戲的意圖,反正有娛樂好看啊,何樂而不為哩!呵呵......

「啊!你們大家看!她跟風川的確是好得很哩!」龍君靈嘻笑地提醒大伙他們不是白說嘴的,有事實證明喔!

望著凌希寒給他一抹賊笑,「我懶得理你們這群米蟲啦!」風川若夜努唇,口中的話還是一樣鋒利無比,毫不口軟。

「喂~~~風川我又沒惹你啊!別把我算進去喔!」尹君洛才不落人口舌,跟著就馬上聲明他的清白,並且撥開了擠在一團的眾人,打算去吧檯邊倒杯茶來喝。

他是覺得風川若夜有些不一樣啦!但是那又如何呢!?還沒明朗的事誰來說都不準的。

「不過......狐狸啊,我挺有興趣的呢!」待在一旁只為了看好戲、許久沒出聲的木頭──靠在牆邊觀察的雷隱塵終於說話了,那抹帶著一絲興味的眸光膠著在風川若夜和凌希寒身上,直覺的。

聞言,風川若夜回頭白了他一眼,「哼!下次你跟『她』可就好瞧的了......」沒想到他的喃喃自語被雷隱塵聽個仔細了,好奇地湊過來了。

「風川,你口中的那個『她』是誰啊!?」

收到雷隱塵警告性的目光,風川若夜吊人胃口地給了他一抹奸笑。

「欸,透露一點嘛!」哪知道龍君靈坐到風川若夜身旁的一個空位上去,一開口就是探人秘辛的他被邪笑的風川若夜給扯住了雙頰。

「啊~~~~啊~~~~啊~~~~」痛啦!「快放手啦~~風川......」嗚!就愛欺負他......

凌希寒這邊也是同樣的狀況,「來喔!把耳朵張開我告訴你......」凌希寒惡魔十足地微笑著,比風川若夜有過之而無不及,結果,被扯得很疼的龍逍遙耐不住地發出一陣尖叫。

「啊~~~~美麗的寒、善良的寒......快放手啦!好痛喔!」

在一旁涼涼看戲的雷隱塵和尹君洛望著那老愛生事的兩人組被整的糗樣,忍不住笑場了。

「哈哈哈哈!」好樣的凌希寒!

「哈哈哈哈!」好樣的風川狐狸!

「嗚~~~~~救命啊~~~~風川狐狸快放啦......」很痛欸~~~~

「嗚~~~~~救命啊~~~~希寒美女啊......快放啦!」超痛的欸~~~~

風川若夜和凌希寒互相覷了對方一眼,然後爆笑出聲,同樣的邪惡流竄在他們之間,當然還有─份與對方難得的默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