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替身” 卷 5




崎海在自家的窄廊前坐了一天一夜。

被昨天的女魂給嚇得不敢闔眼的崎海大人一直不眠地等待著那盆由靜子親手交給他照顧的奇花開花。

如果不解決那抹夜夜騷擾他入眠的女幽魂的事,他是怎麼也睡不安穩的!

在自家宅邸望著旭日又東昇的那一刻,心底實在慶幸自己的苦戀的日子就要成為過去了......

他必須得跟夜夜來看他的靜子說”今世無緣,來世再見”了......

說不上是怎樣無奈又滿溢著苦楚的心湖為這即將的離別而微微刺痛著,崎海知道自己還是難以對靜子忘情。
但是她的人已經不在這世界上了,他必須克制自己的感情......

但是──好難......

崎海望著半升空、正等待著散發耀眼光芒的熾陽,雙眼難以控制地濡溼,淚水就這樣滴出了眼眶......

◎◎◎

晴明邸。

今早雖然是個大晴天,還見著了太陽光,但是在幾近中午的時候,天色變得昏暗又陰鬱,颳著冷風,看來下午至傍晚的這個時間必會下起大雨來,因為空氣中的水氣好像已經飽和到一個程度了。

就連自坐在自家窄廊前喝酒、品酒的安倍晴明身上所著的雪白狩衣也因此而吸了一身水氣,感到一點溼涼地貼著自己的皮膚,那不適的感覺教晴明略微皺起細眉。
「蜜蟲......倒酒吧......」晴明呼來一邊立著許久的式神,蜜蟲替自己的酒碟倒入半滿的酒液。

「嘖......一個人喝酒果然無趣......」望著蜜蟲替他斟滿酒後又退至一邊去了,安倍晴明反而失了喝酒的興緻。
在他這樣說著的剎時,突然就開始下起了大雨,而且還是由飄著絲絲的細雨轉成傾盆大雨,而讓空氣中的冰冷加遽了。

「唔......蜜蟲......」正想叫喚蜜蟲替自己拿件衣服過來的晴明一個抬眼就望見由蜜蟲遞過來的一件他的外衣,而蜜蟲臉上的笑意仍是沒有變的。

不愧是他所操縱的式神。

晴明有一會兒的失神,但是之後他卻被一個預感給驚回了神,他微笑地緩道:「蜜蟲......開門迎接客人吧!我們等的人來了......」

因為他在自家宅邸、不遠前的戾橋上設了一道結界,而適才那道結界透過他的感應,告知他已經有人來了。

「是......」蜜蟲含笑撐著一把繪有花卉的油傘走向大門。

不久之後,殿上武士──源博雅(亦是安倍晴明的好友)來訪。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