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替身” 卷 6



晴明邸。

冰冷的空氣霎時凝結。

坐在窄廊下觀望著屋外下著傾盆大雨的晴明與博雅雙雙沉默,在等待著崎海大人的時間裡,博雅實在是想開口問晴明,為何晴明在與他一起去拜訪崎海大人時不替他馬上解決他的問題,而非得要他兩天後再來晴明邸一趟的原因。

可是,晴明早就看出了博雅的疑問,就是笑著不開口,邊喝著蜜蟲替他斟好的美酒,邊不時地瞥瞥正在鑽牛角尖的博雅。

但是像這樣子一直被博雅盯著不言不語實在是很奇怪。

所以,晴明閉眼微笑地歎息,一手放下酒碟:「你有什麼問題就問吧......」終於,晴明再也受不住沉默地說了。

就是在等晴明這句話的博雅傻笑,「你終於說話了......」悶了這麼久沒問出口的自己實在教自己佩服了自己一下。

晴明瞄瞄博雅,當然!他又不是啞子,當然會說話呀......

笑得無奈的晴明還是覺得不要跟武士計較了;博雅向來是那個模樣,而且說話有時不經大腦地一股腦兒就全兜了出來。

「晴明,為什麼你要崎海大人在今晚來找你!?是不是跟那盆花有關係......?」

晴明微微笑,優雅地點頭頷首:「沒錯,那盆花其實叫做”霧台花”,是一種非常奇幻的花卉,根據傳說,它能讓生人見到已死的人......」最後話止的晴明唇邊含著笑。

博雅瞪眼,發出驚叫聲音。
「咦!?晴明,真有那種花嗎!?這實在是......」

「是的,不過我懷疑這株霧台花......不曉得來自何處!?」晴明說著便略微低著首,眼露不解,「或許......來自唐土也很有可能......」

聽著晴明這麼說的博雅收回驚訝,「這樣呀......」可是他還是不太懂,「便是那株花讓那崎海大人見著了情人的嗎!?」博雅再問。

「不是......」晴明神秘地含笑輕道。

這次又換成是博雅嚇得瞠目,「不是嗎!?還是那真的是靜子小姐的幽魂......」

晴明隨著未落的話尾大笑出聲,「你待會兒就會知道了!他來了......」笑語未止的晴明忽而轉頭瞄向自家的大門,這時不知打哪兒冒出來的蜜蟲已經前趨開門迎客了。

「請進,崎海大人......」晴明對著那兩扇即將打開縫隙的大門說道。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