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替身” 卷 7/終回



一臉淚痕又狼狽得蓬頭垢面的崎海大人懷抱著那盆情人留下給他的花朵,在晴明的無言許諾和博雅驚詫的目光下踉蹌地走進門。

外頭不知何時已經停止下大雨了,但是黑如染墨的夜空卻還是不見星月的陰鬱難解,冷風微微吹起,而又因為適才剛下過一場大雨,氣溫又驟降了好幾度,那如細針刺骨的冷意瀰漫著。

蜜蟲一臉平靜地迎過崎海大人,微微一福身,是式神一貫的禮貌,崎海沉默、雙眼無神地自蜜蟲身邊緩然飄過,幾乎要讓窄廊上的晴明與博雅以為蜜蟲不是晴明的式神,反而是崎海大人才是真正的式了。

他看上去的模樣真的很狼狽不堪......。

兩人心照不宣地想著同樣的事,晴明在崎海大人走近時示意博雅起身挪了個座位予崎海大人,博雅便將自己的右側的位置讓了出來,熟料崎海大人不但不走上廊板,乾脆就在晴明的跟前雙膝跪倒。

「安倍......晴明大人......」那如歌泣的聲音已經啞了的,崎海的恐懼淚水已經流乾了,只有那眼眶再度紅了起來才能證明他實在是真的很煩惱。

「請您救救我......」哽泣。

這樣的態度使得晴明鄭重地放下閒散的態度,正經地望著崎海,眼角也瞥到博雅似乎也被崎海的模樣嚇到了。

「您請坐吧!」晴明揮袖指示,崎海在望了晴明一眼後便依言乖乖地就座了,但是那挶促不安的害怕臉龐實在令晴明覺得十分的奇怪。

雖然有很多的疑問要弄清,晴明也就不急不徐、緩慢地先啟口:「您看見了靜子小姐了嗎!?」

崎海一臉的不安,驚嚇地聽著晴明再度提起她的名字,就恍如靜子此刻還正站在他面前對著他詭笑的那樣子,令他駭異地倒抽了口涼氣,招來晴明與博雅的面面相覷。

「沒、沒錯......她......又出現了......她......」崎海沮喪地說著,邊搖著頭的他似乎已失去了常態,晴明發現他的眼神已然渙散而去。

病得真重!

晴明略略思考,看來得告訴他全部的實情了。
「崎海大人......」晴明做出決定之後,輕喚了崎海一聲,那纖弱柔緩似有安撫人心作用的言語教崎海抬起頭來,視晴明為海上浮木地盯住他。
「你其實是中了自己下的咒了......」

一句話使得兩人轟然,皆各自瞪大眼。

「你說什麼,晴明......」

「您說......我!?對自己下咒!?」

晴明不語地立起身,拍拂去坐在廊上而沾上的塵沙,走下廊板,略微抬起纖首仰望凝重的黑色混沌夜空,「您是太過思念靜子小姐,所以那株霧台花才會顯現出你想見的影子吧!」晴明忽而回首。

「也可以說那花代替你的心顯示出你的想法了......看來靜子小姐的微笑對您來說必是十分的重要......」晴明直接點出重點,瞧著自己的衣袖被遽冷的夜風吹得直飄。

崎海無法相信地抱住頭,慌亂地喊:「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邊說著的同時,那株被他一直拽在懷中的霧台花盆隨著『鏗鏘』一聲落地,那半開的紅花隨著褐土頓時著灑一地。

「崎海大人......」博雅難過地輕喊。

晴明回頭仰首,驀然,自漆黑的玄空中飄下一點雪白。
「下雪了......」

那似要蝕心去骨的冷,隨著雪花愈飄愈多跟著襲來。

「哈哈哈哈......」崎海笑出無助的淚,聞言也跟著望著那飄絮的夜空,「我就是在這種雪夜裡與她相識的啊......那已經......好久......好久了......」絕望的言語堆砌著當初的夢。

這時的博雅卻在下著雪雨的深夜裡驚喊一聲,「看!那花開了......」

他的驚言引來了崎海的注視、晴明將視線在霎時間條轉向那霧台花,看著那株倒地的鮮豔霧台綻出她的美麗、吐露她的芬芳。

崎海默然地含淚踱至霧台花前,眼看著靜子的身影再度現出,而這次,他沒有逃開了。
「靜子......我真愚蠢......」

晴明與博雅沉默地看著,這雪夜裡,三人的心思各異......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