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替身” 卷 2




一輛牛車緩慢地駛過二條大路,路邊貴族們的宅邸隨著車輪軋軋地晃著,看來是高高低低,沿路的花草因為冬季的乾冷而枯萎,一片死寂的景象。

兩人正前往博雅所說的那位友人的府上途中。

和源博雅一起坐在牛車裡的安倍晴明輕聲呼著氣,將兩手的細白掌心朝自己的唇前靠攏,今年似乎特別地冷呢......

唇邊泛起一抹自在悠然的笑意的晴明這樣想著,一抬頭卻冷不防地望見友人源博雅正擔心地看著他,眉頭難得地又打了個結。

平時的博雅是個樂觀的呆子的。

晴明在心底呵呵笑著,表面仍然不動聲色地開口輕問,由他身上散出的幾縷夾帶著天竺葵的香味飄然晃盪在這狹小的車裡,教博雅好聞地以鼻子嗅了嗅。

「怎麼了!?」晴明放下纖掌,正襟坐好地回頭望著博雅。

「晴明你很冷嗎!?」博雅可沒忘記剛才晴明那呼氣的小動作,看他在冬天仍然穿著薄薄的白色搭著淺藍的狩衣,想必是感到有點兒冷吧!?
就連他雖然穿多了一件襯衣卻也還是感到些許涼意隔著衣物沁入皮膚。

晴明笑著搖頭,「不......我只是想......」同時將頭轉過,望向簾外,那陰沉灰濛的天際掠過一隻蒼鷹,「這麼冷的天氣,好像會下雪呢......」

「沒關係......我有吩咐隨侍帶傘。」天真的博雅還以為晴明是在擔心被雪打溼一身的窘樣,而笑著說出了他的意料之中。

晴明微笑地搖首,果然啊......博雅就是博雅呢!

真不知道該說他太過實際還是該讚美他的設想周延。

「其實......博雅啊~~」晴明喟歎一聲,唇邊含笑地回眸,望著博雅呆愣住地直瞧他的糗樣:「你知道嗎!?聽說雪有一種魔力能讓人死而復生喔......」那眼含神秘的晴明話一落後,就見博雅那呆子抖抖肩。

「喂~~晴明啊!別開這種惡劣玩笑,行嗎!?」要是人死了又復活的話那多可怕呀!嘖!晴明老是愛嚇他......

「哈哈哈哈.........」晴明大笑不止。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