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忘川夢》中



陰陽師不知何時已經睡去。

紅唇緊抿著、老是閃著不知名光芒的細長美眸也閉上了,他枕著自己的右手臂,一副安然的模樣。

在博雅沒來找他的日子時,安倍晴明都是這樣過的。

陰陽師那纖細的身形因掠過樹梢的冷風而微瑟縮了一下,而這時,陰陽師的專用式─蜜蟲最又自屋內出現了,她手上還披掛著一件白色外衣,似乎是要替主人添衣,以免著涼。

蜜蟲,原是一只由空海和尚自大唐帶回日本京都的珍貴蝴蝶,因此,晴明就將牠變成自己的式,並替牠取了個名字。
其實,安倍晴明家常常有很多式神,不管是花妖、或是樹精,只要安倍晴明喜歡,他都能將之變為自己的式。

而式神,主要是來幫助陰陽師的精靈,牠們沒有所謂的喜、怒、哀、樂,只聽令於陰陽師,在陰陽師的底下做事。

蜜蟲是安倍晴明最常用的式之一。

式神和操縱牠的陰陽師其實是同一個,是陰陽師的分身。
所以,蜜蟲的微笑就是反應自安倍晴明的心。
但是很多時候,蜜蟲只是靜立地陪著安倍晴明與源博雅喝酒談天,臉上是沒有表情的。
像張白紙般。

就像是這個時候──

蜜蟲盡責地照顧著主人,因為她已感應到天氣變冷了,所以才出現。

彎下身去替主人蓋上衣物的蜜蟲發現主人的眼角竟然泛著水光,似乎是做了什麼令他傷心的夢......

因此,蜜蟲在瞅著主人一眼後,才緩慢地坐到主人身邊,讓主人的纖首枕著她的雙腳。

◎◎◎

一片的白茫間,陰陽師什麼都看不見。

這兒的空氣中泛著冷意,偶爾有陣陣陰涼地會令人豎起疙瘩的大風吹過,安倍晴明望不清自己身處何地。
在哪兒呢......

陰陽師四處望著,最後發現這霧實在是太大了,於是起腳開始移動,希望自己能走出這片的濃霧覆蓋的地方,沒想到他一個勁兒地往前直走,是出了那陣霧沒有錯,但是他也發覺了自己竟然在一座不知名的橋上,橋下責是一條冒出白煙的河川。

就在他看得是仔細又專注之下,水面上的一葉扁舟頓時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條小船愈搖愈近,陰陽師竟然在那船上看見了許多的白色人影,那一張張陌生的面孔中出現了一張他一生都忘不了的容顏。

源博雅。

「博雅!」陰陽師大喊一聲,依戀的眸光驚喜地一亮,但是對方好像沒有聽見。

而,那舟上的人似乎察覺到有生人的目光,因而一個個抬頭仰望,遂望見了橋上的陰陽師。

舟夫因為所載的魂魄產生了一陣大騷動,也發現了橋上不該來的生人,是個陰陽師,因而瞪眼露出猙獰的表情,「你不是該來的人......速速離去吧!」

陰陽師不肯,因為那舟上的人就是他的好友,源博雅,他怎麼都不能放棄,於是他打算一躍下橋前的一個探頭動作卻被後方趕至的鬼差擒住兩隻臂,「安倍晴明,活人不該至此!你該回頭而去,別妄想改變天命......擾亂宇宙秩序是罪無可逭的!」

陰陽師當然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是啊!天命之所操生與死是不容任何人改變的。

無力救友的陰陽師頹然地冷下臉,雖然絕望至極,卻也無能為力。

第一陰陽師竟然無法救回自己的知交,那還算是第一嗎!?呵呵......

無措的淚,驀然滑下眼角。

不管人再如何留戀某事、某人,都是無法永久的這個道理他早就了解,那為何現在他的心還是會淌血呢......!?

此時,舟上傳來一陣優美的笛音,是博雅常吹的葉二所發出聲音,那音色流洩出淡柔的感激,其實,遇上陰陽師的他何其有幸啊......!

就算無法同年同日生死,他還是慶幸自己在人海中遇上了安倍晴明。

”謝謝你的陪伴......晴明......因為有你,我的人生才有這麼大的意義......”

一時之間,只聞源博雅的笛音流洩而出,充滿著這條忘川水。

陰陽師掩面而泣。

是嗎!?博雅,你最後要對我說的就是這個嗎......

夠了......這樣就夠了......。


『忘川水悠悠,人兒何處逢?
未知路遙久,來世再相逢。』......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