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畫中仙” 卷 2



一個下著白雪的白日,細雪紛飛,厚厚的亮得雪白的冰雪覆住了樹木的泰半,只微露出一點的綠,可以猜想昨夜的那場大雪必是入冬以來最大的了,應該就連牛車或是人都無法行走。

安倍晴明邸的大門是緊閉著的。

當源博雅一大早要來找安倍晴明時才發現好友好像不在宅邸內,因為以往只要他一站在他的宅邸的門口不久之後,大門便會像是歡迎他的到來似的自己打了開。

而,今天他已經在外頭站了好一會兒了,大門既沒有為他打開,接著,蜜蟲竟也沒有出來迎門微笑。

晴明應該是真的不在府邸吧!

源博雅傷腦筋地望了晴明邸一眼,便轉身打算回自己府中等待,等晴明回到府邸後他再來一趟吧。

這樣想著的博雅轉身,思緒又回到早上聽見的傳聞,之前他與晴明說過的那個妖物似乎又犯案了,而且這次不是普通的百姓遇害,而是陰陽寮中的陰陽師。

博雅擔心好友的安危,所以特意跑了這一趟,不過是撲了個空。

轉念一想,想必天皇又會很快地知道這件事吧!?

這樣大的事、而且又是身為朝中官員的陰陽寮的陰陽師遇了害,天皇一定又會計較,非得查個清楚不可了。

博雅邊走邊想著,或許...晴明不在家就是為了這件事也說不定啊!?

懷疑地皺著眉頭的博雅突然停止了往前的步伐,對喔!
或許他該留在原地等晴明回來......

就在躊躇的當時,源博雅回頭望了一眼緊閉大門的晴明邸,耳邊霎時傳來一聲輕喚,好像是個女子......

而,當源博雅又轉回頭之際,他卻突然感到一陣暈眩,接著,就不省人事地厥了過去......

◎◎◎

安倍晴明大踏著步伐往晴明邸邁步,蜜蟲也不畏霜寒而跟在主人後頭。
安倍晴明因為陰陽寮中的某位陰陽師遭到妖物的殺害而前往宮中應赴天皇的召見,事情是發生在今早天還未亮前──

「開門!開門!安倍晴明!天皇有令──」

天色混沌未明、即將天亮時分,晴明邸的大門被官員急如星火地大力敲拍著,擾醒了還在睡夢中的安倍晴明,蜜蟲應主人而醒,轉眼以速至門外打開了大門,讓官差進了門裡,剛好,晴明也已經起身隨手披了一件外衣來到清冷的窄廊上,踏著因下了雪而結著霜的廊板,沁冷的涼意自腳底鑽入心底。

「請問有什麼事......」晴明不悅地皺起細眉,邊問邊回視著一大早就闖入別人家的不速之客,似乎是發生了什麼十分緊急的事件,官差們頭上的官冒也戴得既歪又斜。

「安倍晴明,天皇有令,命你即時進宮商討陰陽寮的陰陽師被妖物殺害一事──請你跟我們一起走!」

晴明微攏著眉峰,狐疑躍上心頭。
「好吧,稍等我一下......」

是以,晴明在天未亮之時就被找進宮裡去了。
晴明自回想中回過神來,望見自己宅邸就在眼前,視界中也一併看見了立在自己家門前的那抹褐衣人,那背影他永遠都不會忘記的。

「博雅......」晴明輕喚一聲,笑意爬上唇角,隨著走近的腳步的安倍晴明並未發現源博雅手中的尖刀......

「你怎會......唔!」來!?

安倍晴明此刻是瞠著雙眼,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他的目光對上博雅的失神與呆滯後便馬上明白了一切。

他......被操縱了......

隨即,陰陽師因為沒入自己腹前的刀尖而直流著鮮血,那血滴染了一地白雪,煞是刺目。

「你......」不敢置信的眸光瞪著還持著染上血漬的刀刃的源博雅。

還未說完話的安倍晴明隨即暈了過去......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