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畫中仙” 卷 3




博雅正一臉頹喪地坐在晴明邸前的窄廊邊,邊不時地回眸打量著睡臥在廊板上的好友,陰陽師──安倍晴明。

說實在的,他亦不知道他為何會拿起尖刀刺進晴明的肚腹,害得他身受重創、一夜不醒地睡著了。

他記得明明是昨天清早他來到晴明邸想找晴明說說那件妖物殺害陰陽師的事件的,豈料晴明不在府邸裡,所以他猜想晴明應該是因為這件事而出了門去,他就決定留了下來等待晴明回宅邸......

沒想到等他一睜開眼的時候就見到晴明的白狩衣下襬染上了鮮紅的血漬,倒在冰涼的雪地上不醒人事的脆弱模樣,而自己的手中卻牢牢地握著那因晴明的血而染紅的刀刃,不敢置信地呆愣於原地,不曉得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的他幾度以為晴明就會這樣不再醒來了......

他大吃一驚之下才想起了得趕緊醫治晴明的腹傷,要不然晴明定會失血過多的的博雅連忙抱起暈厥的好友。接著一腳猛力踹開晴明邸深閉的大門,就這樣送晴明回到屋內安躺著。

本想喚來蜜蟲幫忙他照顧晴明的博雅在叫了老半天之後都沒有得到回應的博雅心想或許是晴明倒下了,身為式神的蜜蟲才不得已地現不了身,因為蜜蟲完全是靠著晴明的法力而活著的。

這樣一思及的博雅也只好認命地動手替晴明清理傷口並且包紮妥當之後才得以安心地守在晴明身邊。

不過......為什麼他會拿刀行刺晴明呢......!?

不解與心疼和許多的愧疚朝博雅湧來,那瞥著晴明因失血而變得蒼白的臉色,帶了抹憐惜與歉疚的目光,雖然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他還是傷了晴明......

「對不起......」溫熱大掌隨即覆上晴明微冷的纖手。

博雅趨前喃語著,大掌邊滑過晴明緊抿的唇瓣,那以往總是微笑著又帶點戲謔的雙眼如今已經緊閉著,長長的眼睫在眼皮底下形成一道影子,博雅有點不太習慣,將晴明安置好之後又坐著守候。

一邊發著愣、一邊執意守著晴明等待他醒來的博雅沒有發覺自己身後的那道微弱的光芒,是自櫃上的一卷畫軸裡散逸而出的,那畫軸還自己旁若無人似地自動攤開,其上繪著的一個不知名的年輕男子。

仔細一瞧,那男子原本無一絲的表情的面龐上竟然出現了微微的笑紋......

快了......快了!

相遇的時間已經快要來臨......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