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畫中仙” 卷 5




「等等──晴明!你在做什麼啊!?」

正當晴明手中還拿著那幅唐畫時,適才去倒完了熱茶而走進內室的博雅看見晴明帶傷起身的動作便驚聲一呼,兩隻眼睛睜得又圓又大,責難的意思實在是很明顯。

身為一個傷者還不安份地躺著的晴明真是令人傷腦筋!

博雅心裡咕噥著,但是在表面上還是不得不替晴明著想一下,晴明不是普通人,他的傲氣自尊是不太能隨人所汙的。

安倍晴明經源博雅這樣一個大喊,止住了他的撕畫的動作,那畫上的男子似乎是因博雅而得救地輕呼了一口氣,心底著實感激博雅的那一喊,遂而露出一抹微笑。

因為這張畫寄宿著他避過輪迴的千年靈魂,他正等待著某個人相逢,所以,在他遇上那個人之前......

他不能有事!

男子轉著瞳眸,看著源博雅一手端著熱茶踱近安倍晴明,語氣放軟:「晴明啊......你行行好,你現在是個病人,你得趕緊好起來......」掛心與十分在意的博雅苦口婆心地勸著,熟料晴明竟然微微一笑,雖是蒼白無血色的笑容,但是博雅還是悄悄地動心。

「我說博雅......咳......你變得愈來愈女人家了呀!」晴明邊微笑邊不著痕跡地用衣袖掩去那張畫的蹤跡,他不願讓博雅發現。

相較於晴明的遮掩,那畫上的男子寫意地笑著,看來這個陰陽師在意的人十足的就是眼前的源博雅了,是以,他的報復心與玩心一起,故意跳出畫中現身於博雅與晴明的面前,然後他望著晴明的臉色竟然微微地變了色,但是由於他還是很虛弱,所以看不太出來。

「你何不實話實說呢!?陰陽師......」

安倍晴明的臉驀地一沉,「你......故意的嗎!?」

甚少動怒的晴明看來好像是生氣了,他攢緊細細的柳葉眉,唇一抿。

博雅不知道在他眼前現出的這個男子又是誰,只得拉拉晴明的衣,問:「晴明啊......他是你的客人嗎?」

天真好奇地輕問著的博雅教畫中的男子哈哈大笑,這個人似乎不太是像長期待在陰陽師身邊的人啊!還問他是誰哩!......呵呵呵!真是有趣的人......

男子大笑的模樣教博雅感冒地皺眉,雖有微言但也不敢輕舉妄動,或許這個人真是晴明的朋友......唔!

晴明則是不悅地瞪著畫中男子,但還是回答博雅的疑問,「他不是我的客人......你也知道,我從來不招待不相識的陌生人,何況他什麼都不是......」

博雅不明白地抓頭,晴明的話中好像還隱藏著些什麼呀......
他真的搞不太懂晴明的話意,是以,以一雙無辜的瞳眸瞅著晴明和那男子兩眼相瞪的怪樣子,插不上任何話。

「唷~~我什麼都不是嗎?那麼是誰剛才還要求我不要對他的朋友下手的呢!?哦~~陰陽師......」很是故意地問著的男子輕鬆地咧嘴,邊斜睨著源博雅與安倍晴明。

「晴明啊,他說的是我們嗎?」博雅呆呆地問,不然為何那男子要這樣看他們呢!?

安倍晴明瞬間脹紅了臉,就連耳根也慢慢地泛紅了,看得博雅邊嘖嘖稱奇,畫中的男子忍俊不住又彎腰大笑了。

「哈哈哈哈~~~~沒聽說過哪個陰陽師像你這樣的......哈哈哈哈......」

「晴明啊,他說得是真的嗎!?」博雅的雙眼亮晃晃的,像是發現什麼好東西似的。

安倍晴明一動氣,一個撇唇,也不管後果地直接豎起纖長的青蔥細指就要唸火咒,驚得畫中男子趕緊求饒。

「別、別呀~~有話好說......有話好說......我還想託您找一個人哪......」男子險險給晴明一把火燒了,於是欲哭無淚。

陰陽師......真的不好惹!

尤其是安倍晴明!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