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畫中仙”卷 4



不久之後,博雅見著晴明正自夢中悠悠轉醒,臉上的哀愁頓時轉成欣喜若狂,像是被遮住的陽光突然露出了微笑般亮眼。

「晴明!你醒了啊!?」博雅趕緊趨前搖搖晴明的纖掌,望著好友已經顫抖著長睫,緩慢地睜開了那對總是富含智慧的眸子,然後,優美的唇線對著他緩緩地揚起,晴明對著博雅微笑了。

「是......你啊......」

傷口還未復原的晴明有氣無力地說著,臉色蒼白的模樣教人心疼地皺眉,那唇瓣略顯乾澀死白,他正想起身之時卻牽動了腹部的傷口,疼痛讓晴明緊蹙起細眉,那微擰眉峰的樣子教博雅趕緊地攙著他辦直起身體。

「別動......晴明啊!都怪我不好,是我誤傷了你的......我那天不知道是怎麼了......」呆武士這樣自責地說著,責備自己的怨怪眸光透出對好友的愧意。

晴明略為一頓,順著博雅的提醒這才憶起他的傷口似乎是博雅的傑作......

可是──博雅為何會誤刺了他呢!?

晴明狐疑地瞅了博雅為他披上衣物的關切模樣,不禁疑問完全出籠。

當晴明思考著的同時間,他的眸光不意地掃至一旁,瞥見了櫃上的一卷畫軸似乎被人攤開了的模樣,讓晴明覺得奇怪的一點是那畫軸竟然微微泛著一抹淺淡的光芒,而由這抹綠光來判斷,此畫中必是被妖物給──沾染了。

再回眸望著博雅的晴明不語,接著開口輕喚了一聲:「博雅......」

聞言的博雅滿懷愧疚,現在只要晴明有任何的要求他都會答應的。

「你能替我......端杯茶來嗎!?」晴明的目光直直瞅著博雅,大氣不敢喘一聲、沒讓博雅看出他真正的用意。

「你口渴嗎?那我去去就來喔!你不要動......」博雅殷殷囑咐著,深怕晴明不小心又牽動了傷口又疼上半天。

晴明點點頭。

◎◎◎

就在博雅離開寢室的這段不短時間內,晴明小心翼翼地起身,雖然是又讓傷口疼痛了,但是他一定要把整件事情弄清楚,因為他認為這件事情一定與那畫軸脫不了干係。

吃力地抬起不聽使喚的手臂的晴明拿過櫃上的那畫軸,就見字畫中射出強烈的光芒讓晴明不得不以袖微遮住眼,等待那刺痛眼睛的光稍微略減了些後再開口。

「你究竟是什麼人!?」安倍晴明使力地一喝,他知道自己的傷勢尚未復原,所以說起畫來就像隻溫詢的小貓般,沒什麼嚇阻力量。

那畫軸隨著晴明這樣一喊,便自己飄到了半空中,畫中的男子立即笑呵呵地顯像,飄在晴明面前:「我是唐朝方士......」

安倍晴明一凜,「律風就是你嗎!?」嚴正的目光緊鎖住他的,「你為何要附身在博雅身上!?」

那男子輕笑了,「我要讓你沒辦法插手管我和『她』的事情......唯有讓你受傷而無力施法才有可能......」

安倍晴明因他的話而微怒了的挑起眉峰,「小小畫中妖竟然敢大言不慚嗎......」

晴明冷笑幾聲,然後看著那男子向他微微一揖:「冒犯實非得已......還請您幫我一個忙......」

晴明睜眼,「哦!?而這是你求人的態度!?」

「不敢!實為情勢所逼......陰陽師......」男子輕輕咧嘴,「這件事情必須是你才可以......」安倍晴明可是他等待了千年才等到的陰陽師。

安倍晴明瞅著男子半晌,「好吧!但你得不再算計博雅......」雙眸一瞪的晴明惹來男子的微笑。

「你們真是好朋友啊!這麼關心他嗎!?」

男子的輕笑惹來晴明的不悅,雖是紅了雙頰的晴明像個鬧脾氣的小孩子般心火一來地動手拿過卷軸就要揚手撕去時──

「等等......我道歉就是......」男子趕緊大叫。

晴明噘嘴,算是饒了他一回。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