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忘川夢》上


一川白茫水悠悠,欲向何方直流去!?



『一葉扁舟行水上,橋上之人傷感懷,
 誰說第一能主生,唯有命運毋主控。』


◎◎◎

晴明邸。

時是入冬的寒冷,晴明邸內的一株梅花茂盛地開了一樹,滿樹的雪白教人讚嘆,但是相較於梅樹的繁茂、多榮,其他的什麼柳樹或是池裡的君子睡蓮都悄悄地離開或是睡著了,正在等待著明年夏季的到來而要再度綻放光采。

院中的扶疏花影、樹叢間,直直向著前方的窄廊邊望去時,就能看見一抹斜躺臥於廊板上、身著白色狩衣的纖細身影,是這宅邸的主人,陰陽寮的第一陰陽師──安倍晴明。

他一手托著腮,一抹的似笑非笑躍上唇角,白皙的面容上的俊秀與清逸、那雙斜揚的鳳眼中有時閃過的幾縷嘲意使他被謠傳為白狐之子的安倍晴明,是教眾人又愛又恨的,他的清雅與高傲、不管閒事的冷漠都是使他自立一格的原因。

眾人不懂他,他卻也不想去懂眾人。

恍如井水不犯河水的那樣諧和。

他的個性淡如水,沒有豐富的社交生活,在他未認識好友─武士,源博雅前,他的生活中只有自己與酒。

陰陽師不懂得替自己找樂趣,也不想替自己找麻煩。

常常一人坐於窄廊上與自己和院中的花木對酌,就枯燥地渡過這些日子,也不覺得”活著”是多麼重大的一件事。
就這樣而已吧!

對他來說,生與死又有何差別呢!?

陰陽師沉默,這樣問著自己的他知道,”沒有”!
真的沒有什麼差別。

所以,他可以天天醉臥陰陽、含笑看事,因為如果不去在意,也就不會產生什麼期待,不是!?

不管是貴族或是普通人都跟他沒有干係......
陰陽師是這樣認為的。

直至那個人出現為止。

源博雅,一個擁有赤子之心的天真武士,他以那雙真誠的雙眸說服了陰陽師,讓陰陽師知道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是有像武士這樣可愛的人。
他天真、他良善、只是個性有些莽撞,但是卻實在是個好人!

十足十的好人!他教會了陰陽師什麼是”留戀”。

當武士瀕臨死亡前對他問著:晴明,你也會哭嗎......!?

他的淚實在是震撼了自己與武士,說實話,他並不認為他會為了誰、或是什麼事物而掉眼淚,可是,那一天他的確是為了呆武士掉淚。

他很害怕。

他害怕失去這樣一個好傢伙,也不願失去那個總是會說出幾句不經意能溫暖他心的話語的人。

也不想自己一個人再對著空無一人的院子喝酒。

臥著的安倍晴明微微苦笑。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