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2979425813.jpg  

《陰陽師》短篇 / 【妖刀】10

陰陽師一臉微笑:「我嗎?」

知他是在明知故問,刀靈的面色看上去竟有些扭曲,但是仍然忍住怒氣繼續逼問:『說!你究竟是誰!?』

沒將刀靈因為盛怒而釋出的怒氣的氣息看在眼底,陰陽師勾了勾唇:「在下安倍晴明,乃是陰陽寮的陰陽師。」

孰料,刀靈一個翻臉,武將的殺戮與血腥氣息立即讓晴明邸的所有生物在一瞬間枯死。

『我不是要聽這些虛名!』

「那不然呢?」陰陽師疑問著,面上一抹不解的笑意輕輕掠過後,那雙總是清澈如水的眼眸裡,快速竄過一絲無法捉摸的情緒:「還是說......你比較想知道外頭那些有關於在下我的傳言!?」

......這個可惡的陰陽師,簡直是在耍著他玩!

忿怒讓刀靈整個人一陣的青白光交錯震顫著,近在眼前的陰陽師不但沒有露出一點驚慌的表情,反而安適地坐在原地,是以,他便更加生氣了。

『你不要以為我傷不了你!』厲聲說著,刀靈抬起的右手裡頭出現了一本與他的本體很類似的刀,跟著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出現在陰陽師的身畔,並且神情冰冷地以刀刃抵住他纖細白皙的頸項。

「我從來沒這麼想過。」被制住的陰陽師輕輕地含笑道。

這個刀靈不但具有神匠之氣,還有自身的妖氣,兩氣合而為一,這才讓這把刀活了過來。看來,製造這把唐刀的唐朝工匠,似乎具有修行人的潛質。

『......』刀靈的忿怒中摻了點無法置信,『你的性命此刻就掌握在我手中,你難道不會害怕嗎!?』冷聲喝問著,他瞪住眼前這張讓他既感激又痛恨的美麗面龐,咬牙問。

他是撤了那些和尚們加諸在他身上的言咒的封印沒有錯,但是他以更為強力的封魔咒封住了他的行動,並且將他帶到這裡來。

不能原諒......這些自以為是的人類們老是隨意霸道地決定了他們的去留與生死!

滿腹的忿怒不平讓刀靈的眼中與整個人燃起了一股殺氣,震得陰陽師有些吃不消。

睨了咬牙切齒的刀靈一眼,陰陽師輕輕笑道:「就算怕了有何用!?何況你並不會傷害我。」

『你──不要以為我不會。』

陰陽師淡笑不語地瞅著他,好似他就是自己最心愛的人那般,眼底輕輕流過一絲憐愛與包容的情緒;刀靈見了,氣怒地握緊持刀的那隻大掌,咬緊牙關地將刀鋒逼近,就只是單純地想看到陰陽師後悔求饒的表情。

只是在他這麼做了之後,陰陽師細嫩的頸子很快地被鋒利的刀刃壓出一道血痕,他也沒聽見陰陽師吭個一聲;反而是他在見著陰陽師面上的那抹淺笑後,忍不住在當下無聲地倒抽了口氣,在心底暗罵自己在飄洋過海之後,竟然遇上了一個瘋子。

面對著意圖殺害自己的對方,這個男人竟然面不改色地同他露出笑容。這不是瘋子是什麼!?

見刀靈在轉瞬間像是見到鬼魅般地往後退了一步的陰陽師,笑了:「我說過了,你不會的。因為你想要回唐國。」

刀靈立即瞪瞠著雙眼,眼神底部再度掠過一抹殺意:『......』

當作沒發覺的陰陽師繼續說:「只可惜我無法幫上你的忙。況且,你們唐國不是有這麼一句話嗎!?『既來之、則安之。』」

『......』霎時,刀靈被震住了。不過不是因為陰陽師的那句勸導,而是他身為一個倭人,竟然懂得唐語漢話。

「唐國的話其實很好學的。」陰陽師知道他為何驚訝。

刀靈仔細地再挪眼瞧著陰陽師許久,心知這回他是碰到對手了。因為這個男人並不像表面上的那樣簡單。

陰陽師察覺刀靈的目光,於是笑著回視:「在下還未問明你的名字,可否告知呢?」

『......』瞪著眼前的那張笑臉猶豫了許久,刀靈這才不甘不願地鬆了口,『石中玉。』

「好名字。」眼睛一亮的陰陽師脫口讚道,看著刀靈不甚自在地轉頭。

『你不要以為這樣就沒事了!你必須想出辦法儘快送我回到唐朝!』

聞言,露出一抹苦笑來的陰陽師的一句話頓時打碎了刀靈的希望,「很抱歉,這個要求我真的無法為你做到。」他已經盡了最大的力了。何況,『那個男人』定不會點頭的......

迎視刀靈那道冷睨而來的肅殺眸光,教陰陽師忍不住在心底嘆氣。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