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2979425813.jpg 

《陰陽師》短篇 / 【妖刀】24

陰鬱的天際抖落陣陣細密雨絲,陰陽師坐在自家的窄廊上,沉默地盯著庭院裡那些被雨水洗落滿身灰塵的花草樹木,露出初夏才有的嫩綠色。

蜜蟲在一旁隨侍著,與主子一同靜默地注視著滿園的滴翠。

飄散在空氣中的沉鬱凝窒氣息,讓陰陽師不覺地皺起眉頭來。

「晴明大人......」

陰陽師緩慢地回過神來,輕吟一聲:「嗯?」

「午時已經過了,您是否要用點東西呢?」蜜蟲看了看天色,忍不住出聲提醒著。

無語地思考了一會兒,陰陽師這才頷首同意:「那就勞妳隨意去廚房找點可以吃的過來吧......」

「是的,晴明大人。」蜜蟲微笑地離開了,陰陽師待她舉步離去之後,才又回頭望著草木萋萋的庭院。

然後,一句突兀的冰冷男聲馬上打破了這一刻的沉寂,讓陰陽師十分詫異地回過頭去。

『不過是個破院子,到底有什麼好看的?』

陰陽師望著再度恢復成人形的妖刀,面貌與神態皆有如沉水般的清清冷冷,正踏步從內室裡走了出來。

「看來您的狀況恢復得很迅速。」

妖刀不悅地冷哼了聲,實在是不太願意承認自己也是承了這個奇怪男人的情,這才能夠恢復得如此快速。

陰陽師知他心底糾結,於是不甚介懷地笑了笑,「我讓蜜蟲去取來食物,您是否也要一起用?」

『......你腦子長壞了還是變傻了?我可是一把刀!』妖刀不客氣地瞅著陰陽師,冷冷地扯唇;見陰陽師不以為忤地面帶微笑回視,忍不住皺起眉來,『你瞧個什麼!?』

「我只是覺得......異國人的模樣似乎與我國人不甚相同。」陰陽師無防備地扯著唇。

石中玉英挺的武將面貌頓時微扭,望著眼前的奇妙男子,心頭不由得感到一陣騷動。

『那自是當然。我大唐的男兒哪個像你們這些倭人這樣弱裡弱氣,還一副女人樣的!?』

幾句刺激的話不但沒讓陰陽師露出慍怒的表情,反倒是見他在聽畢之後輕輕頷首:「這話倒是中肯......」

石中玉馬上蹙緊眉尖:『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你難道不知道我真正的話意嗎!?』不由得有點生氣,對於陰陽師那張既不生氣也不出聲辯解的淡漠臉龐。

因此,愈是這樣,他就愈想打破他臉上一直戴著的那張面具!

一個擰眉,當石中玉這樣思索的時候,向來動作迅速的他也已經照著心中所想那般,將他的思考化為行動了;而,陰陽師則是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給怔住,忘了要反應,只能任由石中玉抬起他的臉,以居高臨下之勢俯看著自己。

「......」

『我真想看一看你臉上到底還有沒有其他的表情......』將臉挪近他,刻意仔細地瞅著眼前這張總是淡然自若的仙人神態,石中玉沉聲地喃喃著,雙眼緊緊盯著陰陽師,似乎要將他整張表情都給印烙於心中那樣的專注。

驀然間,陰陽師甜甜地笑了,但是他卻沒有掙開他的箝制。

「自然是有的。我也不過是個凡人......」

他瞇眸看著他,嗓音於瞬間冷沉了幾度:『你說你是凡人嗎!?我倒是不覺得。』

陰陽師淡淡扯唇,沒有回應;見他不為所動也沒有其他反應,石中玉愈發將臉靠近他,瞅著他不閃也不躲,心底一個不服輸,單手揪住陰陽師的衣襟,有如輕風拂面般的吻,立即印上那瓣總是有如桃花般含笑的唇。

陰陽師的表情終究還是沒有任何的變化,這點認知讓一直睜著眼、緊盯住對方的石中玉有抹頹喪的感覺自心底升起。

在鬆手退開陰陽師的身邊之後,他不禁微怒地咬咬牙,瞪著面前的陰陽師仍舊對著他露出一絲淺笑的面容,沉冷的氣息已經略微紊亂:『......你真的是──』

真是個可惡至極的男人!憑什麼他就得為這個異國的男人產生心動的感覺!?對方明明連對那枚輕吻的丁點動搖都沒有......

***

幕後碎碎唸:

小玉玉,把晴明吃掉、吃掉啊啊啊啊啊── (馬上被揍)

(來亂場的博雅:我呢~~我呢?Q^Q  晴明明明是我的! (被作者踢走)  晴明~~晴明啊~~你千萬不能背著我搞外遇──)

話說~這一回的曖昧不足......下回繼續努力~~(被踹走)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