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98.jpg 

第五章第三節/怪癖 (附記:原來美人也是會有怪癖的......) >>被毆

 

「......」

一夜無眠。

被人摟在懷裡、還被人惡霸地用腳壓住他的兩腳而動彈不得的江臨水,睜著兩隻已經有些微黑眼圈的有神大眼,抿唇無語地望著什麼都沒有的床頂。

自那大半夜被尹容拖回房裡睡覺之後,他就像個小媳婦樣地被尹容抓去懷裡當抱枕了。由於兩人靠得實在太近,再加上他被人緊抱,兩人的體溫相疊,讓一向怕熱的他因此了無睡意,直到天亮。

聽著耳邊傳來的雀鳥叫聲,與自窗外透進的一絲明亮光線,讓江臨水想起了整晚無眠的悲傷,於是表情有些忿忿不平地踹開了尹容疊在他身上的腳,跟著抬手推了推尹容的胸口,奈何身上的人的重量比他還略微重點,因此在掙脫不能之下,他忍不住磨了磨牙。

這個死尹容!看他醒來的時候怎麼跟他算帳!

喃喃自語了一會兒,江臨水放棄了掙扎,無力又莫可奈何地咬牙繼續給尹容抱著,直到身下人發出轉醒的呻吟聲為止。

「......嗯......」尹容的眼皮動了動。

江臨水靠在尹容耳邊陰著聲問:「醒來了嗎?」

「......!」敏感的尹容立即被驚醒,跟著睜開模糊的雙眼,沒想到就見到一張白也似的鬼臉挪在他面前,表情在當下看上去竟有些猙獰,讓他的神志馬上回籠了,「你──」雖說他向來不怕什麼鬼物,但是鬼臉就近在咫尺,當然會有些忌憚。

看到尹容嚇醒過來,江臨水很滿意地揚了唇,又恢復成原本的秀麗模樣,「既然醒了就麻煩你鬆開手。」

「什麼?」尹容還不瞭解他指什麼,遂見到他低下頭去,用指尖輕輕點著他的手背;他驚訝一看,自己的兩手就緊緊箍在江臨水的腰間沒肯放開,讓他當場又是一嚇,忍不住白了臉,語句結巴。

「你......我......你......」

江臨水用兩條痠麻的腿從他身上爬起,跟著白了他一眼:「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啦!」

尹容有點無法接受地看著江臨水站起之後,一如往常的取過外衣套上,於是坐在床邊支吾起來:「你跟我......」

江臨水想的似乎跟尹容不同,立即脫口向他埋怨道:「什麼我跟你!?」江臨水瞪他,「還不都是你昨天睡死了就把我摟著不放,害我整夜都沒睡!」

「......」

「你還有話說嗎!?」江臨水面露凶惡地看他。

不瞭解話意的尹容頓時赧顏:「......這是怎麼回事!?」

江臨水詫異地看向他:「你忘啦!?昨天晚上......」接下來他便將所有的事情通通跟尹容說了,還不時瞄著尹容那張露出一絲愧疚的美人臉蛋,發覺他偷偷地用眼角瞄他,似乎在質疑他的話。

「我發誓我說的都是真的,不信你可以找掌櫃和小二問個清楚。」

尹容急忙搖手,看著江臨水拍胸保證的樣子:「不是......」

「不然呢?」

尹容囁蠕起來,怯聲問:「那個......我只有抱住你而已嗎?」

「廢話!你看我黑眼圈都跑出來了!」江臨水面有慍色,對尹容指指自己的眼睛下方的一圈暗影。

「......我知道了。」尹容趕緊扳開江臨水那張靠得過近的面龐,赧顏撇首;江臨水當他在不好意思,也就沒有多說什麼地哼了聲,跟著踱離床邊。

「......要吃早膳了啦,快點下來!」

盯著江臨水那抹飄然而去的背影,尹容呆呆應了聲:「......嗯。」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