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6.jpg 

第十一回  命運

「......為什麼這麼做?」沉默過後,玄冬望著花白額上已略微止血的傷口,低低地問。

「什麼?」聽見問句,坐在樹下的一顆大石上,暫時休息一下兼止血的花白,不禁在訝然過後回過那雙總是帶著不知名情緒的瞳眸,裡頭的點點星光倒映著已然變得暗紫的天際邊綴著的幾枚早早發光的星子,在此刻顯得那雙眼眸如此純淨而耀眼。

玄冬不語。

「玄冬?」

「......你不害怕我嗎!?」在略略的歎息過後,玄冬不慌不忙地開口,但是視線卻像是逃避似地挪了開來,轉而仰首望著黑去的天空。

花白一愕,瞪大了雙眼:「什──」

「我可是那個『玄冬』喔!?」語氣裡不乏有著嘲弄自己的弦外之音,教花白聽了之後,忍不住地轉眸瞥向他,悄悄地抿起唇來。

「那又怎麼了!?」

玄冬詫異地回頭,瞅住花白露出倔強的神情,「......」

「就算你是玄冬......那又如何!?」花白不服氣地說,眼底閃爍著一抹光芒,固執道:「你會害我嗎!?」

「我......」玄冬第一次被問得啞口無言。

「不要跟我說你會害得世界滅亡這點。」瞥見了玄冬驚愕地瞧著自己,花白緩下神色,儘量讓語氣變得好些,「我相信喜歡春天的你一定也不希望自己是玄冬的身份,對吧!?」

玄冬望著他,驀然地抿嘴,眼神裡有著一絲哀傷。

「的確。但這是我的命運......身為『玄冬』,我最後一定會毀滅這個世界......」

「不要再說了!」不忍卒聽的花白頓時閉眼大吼,不願見到玄冬眼裡的絕望;待他睜開了雙眼,所見的玄冬卻是一副認命的無語表情,這點讓他感到十分頹喪。

「玄冬,不要失去希望......我不希望你聽從命運的安排而什麼努力都不做就自願走向滅亡。」花白哀聲。

莫可奈何的玄冬回給花白一個苦笑,轉頭覷著幽暗無光的穹蒼。

天黑了,黎明還能離得多遠!?

「我們來想辦法吧!一定有法子可以讓你不用選擇死亡,也能夠讓世界不至於滅亡的!」

玄冬淡淡地瞥向花白一臉堅毅,僅是垂頭不語。

有可能嗎?有這種可能嗎!?

會有那種可以讓他不用走向死亡和導致世界滅亡的方法嗎!?

他很想期待,但是......

在望見花白那張不屈的面孔時候,玄冬忽然搖了搖頭。

屬於他的命運之途,其實就只有這麼一條。

花白哽咽:「玄冬,我真的希望你活著......」

「......」仍舊沉默不語的玄冬依舊沒有回答。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