蛻變塔羅卡-56. 奉獻

Transformation Tarot Card
奉獻

 

 

 

 

 

 

 

 

密拉的廟舞

奉獻是融入存在的一種方式,它並不是一個求道的旅程,它只是失去所有把你跟存在分開的界線,它是一個愛的事件。愛是跟一個人的融合,是兩顆心深度的親密,它是那麼地深,以致於兩顆心開始以同樣的韻律跳舞。雖然心是兩個,但那個和諧是一個,那個音樂是一個,那個跳舞是一個。

愛是在兩個人之間,奉獻則是在一個人和整個存在之間。他在海洋的波浪中跳舞,他在陽光下舞動的樹木裡跳舞,他跟著星星一起跳舞。他的心對花朵的芬芳反應,對小鳥的歌唱反應,對夜晚的寧靜反應。

奉獻是個人外在人格的死。那個在你裡面會腐朽的,你會自動將它拋棄,只有那個不朽的會留下來,只有那個永恆的會留下來,只有那個不會死的會留下來。很自然地,那個不會死的不可能跟存在分開,因為存在也是不會死的,它一直在繼續進行,它是無始無終的。奉獻是最高形式的愛。

你知道耶穌曾經說過:「神就是愛。」如果它是由一個女人所寫下來的,她一定會寫:「愛就是神。」神一定是次要的,它是一種心理的假設,但愛是一個真相,它在每一個心裡面悸動。我們看過像蜜拉這樣的人……但是唯有非常勇敢的女人能夠走出壓抑的社會系統。她可以這樣做,因為她是一個皇后,雖然她自己的家人試圖殺死她,因為她在街上唱歌跳舞,她的家人都受不了她。

尤其是在拉賈斯坦(Rajasthan)時候的印度,那個時候的女人非常受到壓抑。一個像蜜拉這麼美的女人居然在街上跳舞,同時唱出喜悅的歌…… 在芙林達凡(Vrindavan)有一座廟,克里虛納曾經住在那裡。為了要紀念他,他們在那裡蓋了一座很大的廟,女人不准進入那座廟。女人只被允許在外面碰觸廟的階梯。她們從來沒有看過廟裡面克里虛納的雕像,因為那裡的教士非常頑固。

當蜜拉來,那個教士很怕她會進入到廟裏來。在那一座廟的門口站著兩個人,手中持著利劍來阻止蜜拉進入,但是當她來──她這種人非常稀有,這麼芬芳的微風,這麼美的舞蹈,這麼無法化成語言的歌居然由她唱出來──那兩個劍客一時忘了他們為什麼站在那裡,因此蜜拉就跳著舞進入廟裏。

那個時候剛好是那個教士要敬拜克里虛納的時候,當他看到了蜜拉,他那個裝滿花朵的盤子就砰一聲掉到地面上。他非常生氣,他告訴蜜拉:「你破壞了好幾百年以來的規則。」

她說:「什麼規則?」

那個教士說:「女人不能進入這裡。」你知道她怎麼回答嗎?這是勇氣……蜜拉說:「那麼你是怎麼進入這裡的?除了「一」,除了那最終的,除了所鍾愛的以外,每一個人都是女人。你認為世界上有兩個男人──你和那個最終的──嗎?忘掉所有這些荒謬的東西。」

當然她是對的。一個充滿愛的女人會將整個存在看成是一個愛人,而存在是「一」。

※別人的奉獻不是應當的!一個人付出再多,如果總是得不到應該有的基本尊重,他也是會疲憊的。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