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6.jpg 

第十二回  夜歸

玄冬端著剛剛煮好且還冒著蒸騰熱氣的湯,走到餐桌的旁邊之後,將熱湯擱在桌上。

這時候已經在桌邊坐好的黑鷹,眼見碗餐的最後一道湯品被端了上來,忍不住好奇地半起身,並往桌子中心瞪眼瞧著,末了發出一句驚喜的喊叫。

「啊!今天是玄冬超級拿手的蘑菇馬鈴薯湯啊!」

「咦?」也坐在餐桌邊的花白,跟著黑鷹的驚喜呼喊,露出了一抹訝然的表情。

瞥見花白朝著自己投來詢問的目光,與黑鷹那高亢的欣喜,兩人的孩子氣頓時讓玄冬忍不住搖搖首,當下感到莫可奈何地說:「有必要這麼大驚小怪嗎......這不過是道湯而已。」

「哪有啊!這道湯可是你煮得最美味的一道菜啊!是極品、買不到的極品呢!」黑鷹誇張地笑了,並且言行合一地開始動手打撈著湯裡的蔬菜。

「是這樣嗎......?」眼見黑鷹努力地狂撈著湯的模樣,被他的動作給動搖的花白還在疑惑之中,於是他挪眼望向坐在一旁的玄冬那張略帶著一絲沒轍的神色,忽然間拿起手邊的湯匙,自湯碗裡舀了一口含入嘴裡;那湯汁不很濃稠,而是帶著適當甜味,恰好地融入了他的口中。

有種沁入心房的溫暖味道。

花白微訝地睜眸,轉頭望著玄冬,正好見到他的驚奇表情的黑鷹在喝光了碗裡的湯之後,於是開口炫耀:「如何?我家玄冬的手藝果真不是我在亂說的吧!?」

「呃......的確是很好喝......」花白一陣的怔愣,最後不由自主地點頭,看得黑鷹馬上笑瞇了眼。

黑鷹大笑地拍拍花白的肩:「對吧對吧!?我家玄冬很了不起的......」語畢,挪了挪眼角繼續瞥向花白,「如果你想學的話,我讓玄冬教你,不過請付玄冬學費......」

「咦、咦!?」

「黑鷹。」玄冬無奈地撫額制止他繼續瞎說,接著轉向花白:「抱歉,他是在開玩笑,這些話你不必放在心上......」

「對、對,我是在開玩笑啊!」收到玄冬瞟來的目光,黑鷹不敢造次地點點頭,托腮:「如果你想學這道湯的話,當然是免費──」

玄冬立即挪眼朝他望了過去。

黑鷹抖抖肩:「呃,我們繼續喝湯、喝湯......哈哈哈!」

花白看著黑鷹似在極力避免著被玄冬責備的規避表情,頓時覺得很有趣地揚了揚唇。

「你們的感情真好呢......」就像他和白梟一樣。

「是啊,我們的感情是真的不錯!」黑鷹笑道。

聽畢,玄冬抬眸地來回瞧著兩人,最終仍舊沒有開口。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