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6.jpg 

第十一回  罪咎

正當花白與玄冬準備調頭離去之際,忽然自遠處奔來了一抹淺綠色的身影,伴著那不間斷的呼喊聲音,更是傳達到了兩人的眼前,也讓兩人頓住了腳步。

「玄冬──」

玄冬在訝然之後抿起唇,跟著挪回了往前走的步伐,立在原地等待女孩的靠近:「原來是鈴音......」

花白瞥著玄冬那張帶了一抹無奈且包容的笑容一眼,忍不住皺眉。

「玄冬,沒想到你在這裡啊!我正想要到你家去找你呢.....」雖然因奔跑而赧顏地喘著氣,鈴音仍然撐著一口氣地把話說完了。

玄冬面色一訝,接著才說:「妳有什麼事嗎!?」

「我想要邀請你去我家吃飯......」女孩雙眼閃爍著星芒,一副興奮地開口。

懷裡抱了一包東西的玄冬不禁猶豫起來:「這個......」

「怎麼了嗎?難道你不願意讓我邀請嗎?」女孩見著了玄冬那猶疑的表情,頓時落寞地微微垂頭,發出疑問。

見她一臉失落的玄冬不禁感到一絲為難地低喃出聲:「......不是的......」

花白見狀,於是立即站了出來,面向女孩正色地說:「謝謝妳的好意,但是我們正要回去......」

聞言的女孩一個抬首,只見一個與她差不多年紀的男孩子擋在玄冬面前,毫不客氣地拒絕了她的好意,讓她略感不快,於是調眸轉向玄冬,不開心地問:「玄冬,他是......?」

轉向花白的玄冬忽然怔了一下,末了才開口介紹:「這是花白。」

「你們認識嗎?」

「算是吧......」玄冬輕道。

然而,對於玄冬這樣敷衍的回答,花白似乎不太滿意,又向前插了一句話:「我們是朋友。」語畢,他便發覺他的話引來了玄冬與女孩的注視,只是這兩人的反應好像不太一樣。

他清楚地知道這女孩的眼神裡有著一絲懷疑,但是他看不懂玄冬眼底裡的那一抹情緒為何,因此只能沉默地望向他。

玄冬察覺了,於是對著女孩露出的疑問表情,點了點頭,「嗯......」

「原來是朋友啊......」女孩低喃,隨即又展露笑臉:「玄冬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啊!你們就一起來我家吧?」

花白深深地蹙眉,這個女孩怎麼說不通啊......

「我們要回去了,所以沒辦法去妳家......」

鈴音馬上插話,不悅地瞄了眼站在玄冬身邊的花白:「要做決定的人是玄冬啦!對吧玄冬!?」

玄冬直接出聲婉拒:「......很抱歉,鈴音。我還得回去煮晚餐......」

花白露出了一抹笑容,覷著鈴音忿忿地咬著下唇。

「怎麼這樣......」

玄冬只是幽幽地問:「下次再說好嗎?」

正當鈴音想要再說些什麼的時候,忽然間只見鈴音的背後跟著奔來一道人影,那氣急敗壞的呼喚讓三人不約而同地一怔,「鈴音──我已經跟妳說過多少次了,叫妳別接近『那個人』,妳就是不聽話......」來者是鈴音的大哥,岳華。

鈴音不依地嬌聲喚著:「哥!」

岳華的臉色中帶有恐懼與不安,他朝著妹妹招手:「過來!」

「我不要......」

「鈴音!快點過來──他可是玄冬啊!」岳華大叫。

玄冬的表情在聽見這句話的時候有瞬間的變化,花白在發現之後沉下了臉,忍不住伸手拉過玄冬,「玄冬,我們走吧!」

這邊的鈴音還在解釋:「哥,玄冬才不是那個『玄冬』......」

「妳還不懂嗎!?他就是那個『玄冬』啊......」

「才不是呢!哥哥你說謊......」她對岳華扮著鬼臉。

岳華的臉色氣得鐵青,終於氣不過地彎腰拾起腳邊的一顆石子擲向玄冬的方向;孰料花白一見到玄冬被攻擊,立即奮不顧身地擋在他身前,尖銳的石子劃破了他的額頭,表皮滲出了血絲。

玄冬趕緊驅前察看花白的傷勢,卻被花白攔住:「花白!」

「沒什麼......」

玄冬皺眉:「你為什麼......」

「我沒事啦!」

鈴音當場氣得哭了:「哥!你怎麼可以傷害別人......」這下子玄冬會討厭的她的啦!

岳華則是趁亂拉走妹妹,往反方向離開,然而鈴音不斷的掙扎,「哥哥,放開我啦──」見她的掙扎毫無效果,當下忙不迭回頭對玄冬道歉:「玄冬,真的很對不起......」

「......」

挪眼覷著玄冬那張帶著落寞情緒的側臉,花白無語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