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98.jpg 

第五章第七節/心結 (附記:沒話可說了~) 

 

傍晚,夕日西斜。

江臨水和尹容才只走到往鎮上的半途中,天色就已經要黑了。江臨水有些擔憂地望了眼天際正在慢慢黑去,皺著眉頭轉向尹容打商量。

「小容,看來咱們今晚得在荒郊野外過了......」其實他心底也有千萬個不願意,但是他觸目所及,不但這附近沒有半間民房,而且還一片的荒煙漫草,按這裡的荒廢無人來看,滿地沒有全是刺腳的砂礫就不錯了。

尹容也只是皺著眉不說話:「......」

江臨水見他一陣的無語,知道他也不樂意,在撇了撇唇之後開口安慰他:「咱們今晚就委屈點吧......」

尹容無奈地瞥了江臨水一眼,也實在是不得不同意。畢竟這裡是真的什麼都沒有,只有遍地的野草野花。

「嘖......早知道就雇輛馬車啦!那樣還可能早點到達鎮上呢......」搖了搖頭的江臨水嘆氣,繼續無奈地往前走;尹容望了他一眼,隨後跟上了他的腳步,一起伸手撥開一叢叢的茂密野草。

就在沒有多久之後,走在前頭的江臨水發現了一棵矮樹,於是快步地走了過去。

望了望矮樹的四周全是比較平坦的短草皮,江臨水這才咧出了一點微笑:「幸好這裡不是長得很長的那種野草,不然趕了一天的路還得在睡前賣力地除草,那多沮喪呢......」

望著江臨水站在原地喃喃自語的尹容沒有開口,只是看著江臨水隨意地在樹下找個位置坐了,接著才緩慢地踱了過去,也跟著坐在旁邊。

江臨水一邊整理著行李,一邊漫不經心地開口,「小容啊......」

尹容抬眼瞄他,看著江臨水從包袱裡頭拿出今晚的食物,遞了過來。

「我覺得從我們決定要出發去你家的時候,你就開始怪怪的了。究竟是什麼原因,你可以告訴我嗎?」江臨水裝做不經意地問,接著緩慢抬眼,就見到尹容一臉面無表情,但是從他的眉眼間卻是能夠發現那一絲未能收好的僵硬。

看來尹容似乎是不太樂意讓他一起去他家喔!?

江臨水見尹容無言了很久,心底忖度著自己該要怎麼啟口跟他詢問比較好,因此猶豫了許久的時間;但是在猶豫完之後,江臨水還是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向尹容發問。

微微歎了一口氣,江臨水只得說:「......小容,如果你不想讓我跟,我其實也可以不要跟的......」

尹容驚訝地回眸瞟他。

「......你回去拿出來給我也是一樣的。」

「......」尹容的腦後立即落下三條黑線,在發覺江臨水在見著他愕然後的怔愣表情之後,馬上就嘟起嘴來喃喃抱怨著。

「你又不是不知道那長生花對我來說超級重要的,沒拿到它回去交差的話,我就沒有地方待了......」他也是不得已的好嗎!

「......」尹容突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江臨水用手肘推推愣住的尹容:「小容,你不要什麼話都不說啦!我也說過我不喜歡勉強人啊!如果你不想讓我去,我也可以不去......」

覷著江臨水那張顯得複雜的神色,尹容吶吶地開口:「不是不希望讓你去......」

江臨水的表情在此時看來有點沮喪和委屈:「不然呢!?你的表情說明你不太想。」

「......」尹容抿唇。

江臨水狐疑地瞥他:「小容?」

沒有正面回答的尹容嘆息了:「......我沒說不去。」

「但是你看起來很不樂意啊!」

「......那是你看錯了。」

覷著像是蚌殼一樣嘴緊的尹容,江臨水不禁負氣地嚷嚷著:「不要再說我眼睛有毛病了啦!」

尹容彎唇之後,便不再出聲了。不管江臨水再如何引誘他開口也都不見他啟口說出一句話。

江臨水整個感到很悶。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