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魂傘》之 夜路

 
昨天開始翻這本書,呵呵~其實一開始的時候覺得很無趣,但是在繼續翻下去後,我發覺內容愈來愈好玩了~(笑)開懷大笑
 
郭家有千把的囚魂傘,傘裡囚著許多的妖魔鬼怪,有百年大魔、百年羌妖......等,其中最珍貴有名的只有四把,是郭家鎮宅禦侮的四把囚魂傘;沒想到郭家阿滿師誤信惡鬼,其中兩把囚魂傘就這麼被竊了,另外兩把則是他們與惡鬼對峙時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因此,為了避免這兩本傘在被奪走之後有更多人受害,阿滿師只好求助於靈能者協會,讓他們派人前來瞭解一下此事的前因後果,並且得到了協會的幫助,要協會的眾成員們協尋這兩把傘與操傘的惡鬼。
 
夜路是協會與靈能者之間的中間聯絡人,他有著一頭亂髮、一張死白的臉與黑眼圈、微駝的背脊,主業是個作家。(心底os+吶喊:>w< 這模樣想起來很像我家的”L”啊~~~~真是興奮!=v=+)他跟想要見鬼與暗地打探靈能者協會消息的奕翰第一次見面是在一家燒烤店裡。
 
「等等。」
「這位客人有什麼事?」
「你就是阿翰?」
「咦?你認識我喔?」
「我不認識你,你也不認識我,但是我向一個人打聽到你。」
「你打聽我?你為什麼向人打聽我?」
「夜路。」年輕人將一串肉放進嘴裡,將手伸向奕翰。「這是我的名字。」
「啥?」
「夜路。夜晚的『夜』,道路的『路』,這是我的名字。」
「很酷的名字。」
 
以上是夜路與奕翰初次見面的時候,夜路這麼介紹他自己。不止如此,在書裡的他與L有某些部份相似>>整人的時候+筆電不離身地操縱靈能者~XD(讓我想起了我家L似乎也差不多,嚴格來說L也算是個中間人吧~= =+ 在ICPO與犯人之間~呵呵......)
 
例如夜路逼供目標物的時候,他以他的能力在目標物身上打了”螞蟻”兩字好逼對方吐實。還記得他的螞蟻歌是這麼唱的:一隻螞蟻走走走,二隻螞蟻走走走,三隻螞蟻搬紅豆,四隻螞蟻去溜狗,五隻螞蟻向前走,六隻螞蟻在洗手,七隻螞蟻搖搖頭,八隻螞蟻在發抖呀在發抖──
 
看到這段的時候我一直捧腹大笑~(汗)T^T......太好玩了~~(抖)枯萎的玫瑰
 
有些地方則是很有趣,當他被老闆派來的犬魔催稿,因此每當他停筆時候就會被犬魔咬上一口,沒想到遇上這種情況他卻還能悠哉地在筆記上寫字調侃犬魔(而且還不是寫要交稿的正文喔!倒~):大頭大頭下雨不愁,人家有傘你有一顆大狗頭......
 
又,看到這裡的時候我正在喝茶,還差些被嗆到......(死)咖啡杯  咳~嗯!總之,作者在後記曾說他喜歡夜路這角色,有天或許能夠給他當一當主角。
我想,我很期待那一天喔!(笑)戴太陽眼鏡
 
還有,靈能者協會與做法不同的晝之光,讓我想起了警察與黑道,= =a 是說~這種“雖然本質一樣但卻有某部份不同”的組織,似乎是必須共同存在的,只因法律的效力只能制裁那些相信並且願意遵守的人,而對於某些鑽法律漏洞的份子們可能就不適用了,所以才需要一般警察與特務(霹靂)小組。= =b
 
然後~那個......書我還沒看完~哈哈!XD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