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VII......

『不要站在我的墓前為我哭泣,我不在那裡,我不曾睡去。
  我是萬千呼嘯的風,飛過細雲如絲的基隆海邊。
  我是柔和細膩的雨,灑落竹子湖的海芋田。
  我是清幽安靜的晨,瀰漫在蜿蜒的淡金公路。
  我是威武雄壯的鼓,奔騰無垠無界的嘉南平原。
  我是溫暖閃耀的星,照耀列姑射的靜謐長眠。
  我是歌唱的鳥,我存在於一切的美好。
  不要站在我的墓前為我哭泣,我不在那裡,我不曾睡去。』

這是舒祈為自己寫的訃文,我也很喜歡!紅心

為了消滅『無』,舒祈決定將自己沉入地維裡當祭品,而得慕知道舒祈的最後打算之時,她也說了這也是她的訃文,因為得慕認為舒祈是那個總是持燈照耀她與居民們的人。

因此,她願意成就舒祈的無私,隨她與居民們沉入靜謐之地永遠長眠。

這些文字,讓我感受到東西而產生了微弱的共鳴,我想,當我離開時候,我也要使用這樣的文字當作離別前的最後文字。

因為我不認為我會永眠墓地,我會回去我該回去的地方;因此,也請親朋好友別為我哭泣,因為我已不在那冰冷的棺裡;所以,當我離開時候,請笑著祝福我。(笑)

***

總有一個人,有那麼一個人是非常重要的。光凝視她的背影就充滿崇慕。在這骯髒灰暗的世界,所謂的永恆不過是永恆的變動;當妳發現那個人,那個堅定不移、永不改其志的人,就像是在無盡黑暗中看到的唯一持燈者。妳能夠相信,絕對的相信,知道可以跟在她背後,將自己的忠誠獻給她,成就她所要成就的無私。

世上沒有永恆之事物,但是每個人卻一直在尋找著。

這些話讓我想起,某個人曾經對我這麼說過:『妳好像是燃起燈火的那個人,一直站在前方,為我引導。』

我說:是嗎?

她說:是,因為有時候當我找不到路,妳會一直在路的盡頭。

我說:原來是這樣......

她說:所以,請妳一直存在那裡。

我說:我只要站著別動就好了嗎!?

她說:對。

我說:......(我想,或許我是個標的,但我並不是永遠會站在原地的人,如果有天我離開了,那麼,誰來為妳持燈照路!?只可惜她不明白我的心音,沒有察覺這件讓我無法放下的事......我很想說:請妳、請妳要為自己燃起燈火,在一片幽暗的時候!但是我無法出聲,因為我曉得她不會、也不想這麼做。於是,我歎息了......)

我會持燈照耀她,並不是我想成就些什麼;而是我覺得“應該這麼做”而已,但是,我想要的只是想她學習如何為自己在黑夜裡點盞燈,而非盲目地靠著我、跟在我的身後。

自己的路,要自己尋找啊......燈火和路、甚至我,不是會一直存在著的。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