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2112752902.jpg  

靈劍傳說/ 11

 

雖然她極力地警告自己不能再太去信任陌生人的話,但是由於她天生的呆純和好騙,她終究還是走上婚姻這條路。

如果說她沒有半點哀傷是假的,但是她都已經下嫁了,要再反悔都已經來不及了......

話說,打算就這樣認命的她,一邊如履薄冰地回應著六禍的每個動作和每句話,一邊跟他保持著些微的禮貌性距離。

她極力避免自己說出會讓對方誤解的話,同時也極力避開對方欲與她親暱的行為舉止。

說穿了這只是她保護自己的想法。因為她不想再犯同樣的錯誤,女人,傻一次就夠了。再笨一回的話,那應該叫做蠢。

在婚後,她很直白地告訴六禍,她的角色的所有一切都不須他操心。因為一般的女生在尋找配偶結婚之後,會將養成自己角色的責任與權利的一半半強迫性地交給另外一半,也就是老公。

她們通常會向另一半索取怪物掉落下來的寶物或是打王打出來的上乘裝備,更或者是直接伸手索要遊戲幣,聽說這是女性玩家認為身為女性以及老婆的共同認知。

但是白靈偏偏不喜歡這樣做。她不覺得自己身為女性就等於弱者,她更不覺得自己該向人伸手要東西,即使對象是她的線上老公也一樣。

她曾經因為如此而被網路上萍水相逢的玩家們笑稱為是"人妖"。(亦即男生玩家扮演女性角色)

很無奈地重申自己並不是人妖之後,她直言坦承自己的個性的確有比較獨立,她向來喜歡獨來獨往,不愛被羈絆住。當然,這也是她當初不想要配偶和幫會的主要原因。

六禍在聽完她的想法之後,也只是笑了笑,自嘲他有個男人個性的老婆,並沒有留下什麼比較主觀性的想法。

見六禍對她的堅持似乎沒有什麼意見,於是她就將心防稍稍地放下了一些。

白靈異常的孤僻,這點讓六禍有些傷腦筋。

通常許多玩家在解完日常任務就是打副本,再不然就是在城裡掛著打坐累積真氣,但是他觀察過,白靈沒事的時候都坐在城裡的舞台邊邊,刻意和玩家們保持距離。

起初他覺得很奇怪,有一回去找她的時候,他故意叫她坐上舞台,因為在舞台上打坐可以分享其他玩家們用真氣衝經脈爆出的許多經驗值,不用辛苦地去打怪才能提升自身的等級。

然而,白靈深深地瞥他一眼,接著在歎息後乖乖地走上舞台,和他一起修練夫妻武學。

他當時覺得疑惑,但是後來他便明白了白靈只是不愛靠近陌生人,因為她內心有個心結。只是他也不好詢問她的心結是什麼、又是怎麼產生的,畢竟他與白靈的關係只比路人熟上一些而已。

......等她吧!就等她覺得可以對他傾吐那些過去的時候,他會向她問個清楚的。

那時,他覺得她就像朵開在夜裡的雪色夜曇花那般。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