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了許久終於搞定房東的徐若思敞著自家鐵門,坐進沙發上大大地吐了口悶氣。

剛才跟那房東雞同鴉講地說了好久,口有點渴了起來,於是徐若思便坐了幾秒鐘後又重新自原地站了起來走到餐桌旁邊,伸出手來拿過茶杯,再拎起不輕的透明茶壺替自己倒了一杯冷茶灌入喉嚨裡。

等待清冽的茶水滑過自己的那乾燒的喉嚨直到胃底,徐若思仰首大呼暢快。

想起了那過於熱情的房東楊立風,徐若思便感覺一陣頭疼,他伸手擱回的茶杯,其實他算不上是討厭他,但是他怎麼都無法對他產生任何的好感,而他相信自己的這股莫名其妙的直覺,因為他的第六感很多時候是百準無一誤。

適才他們討論到了要辦個敦親睦鄰的歡迎會,他負責邀請一些附近的鄰居來一起參加,當然,他們所歡迎的對象就是才剛搬來的他─徐若思。
但是,徐若思並不喜歡這樣的大張旗鼓,他只是小小又無名的作家,也不愛與人打交道,所以他壓根就不同意這個做法。

奈何楊立風堅持,他覺得頭痛得很,卻又反駁無效的著急令他瞬間不知該做何反應,結果他就敗在房東那張頗有深意的笑臉之下了...。

而,既然答應了人家就該開始準備了...

徐若思望了望牆面上滴答地走著的時鐘,離傍晚還有幾個小時,如果去附近的超市還能買到新鮮的蔬果,乾脆現在就走吧!

思考著的徐若思掏掏自己的口袋,發現只剩下幾百元,臉色一垮的哀怨狀,忍不住開始埋怨起房東的多事了,「什麼嘛!這個房東也實在太雞婆了吧...現在好了,這是我這個月的生活費欸~~這下又得餐餐吃泡麵了...」

懶散地拿過沙發椅背披掛著的外套,徐若思皺眉,「我看還是買點小點心過去就好了...用不著隨人起舞,隨便無所謂...」喃喃著的他一個轉身搭上那件米白外套就往外走,最後便順手闔上鐵門下樓。

沿著樓梯走下最底層的徐若思沒有考慮地踱出一樓鐵門,就看見幾名的警員正在他們這棟公寓下收拾著東西,現場還有多枚凌亂的腳印和隨意丟棄的喝完飲料的空包裝,電線桿的四周還張著警戒黃線,這樣大的陣仗讓徐若思嚇一跳,走到一個看似是指揮的警員身邊詢問。

「...請問,這裡剛剛發生了什麼事了嗎?」微皺著眉的徐若思輕聲問著,看著那名警員回眸來睨著他,有點差距的身高令他有些不滿。

「你是這棟公寓的住戶?」安子剛瞇眼,沒回答徐若思的問題,問。

狐疑地歪歪首的徐若思輕答:「是啊...我才剛搬來...」

安子剛抿唇,「那你可要注意些了,這兒剛發現一袋年輕男人的屍塊,只有頭和一對手腳...」

「呃!」徐若思聞言之後,臉色馬上疋變,安子剛見他如此,咧著嘴取笑。

「這樣你就怕了!?那等天黑了你怎麼辦!?」安子剛咧著唇。

「你─」不服氣地咬著唇,硬壓下心底那開始蔓延的恐懼,被瞧不起的感覺讓徐若思脹紅著臉色怒言:「所有的警察都跟你一樣沒事老愛嚇唬老百姓嗎!?」

安子剛忍不住地哈哈大笑,招來了同事們紛紛詫異地回頭瞧,聽得他再道:「那麼...是否每個漂亮男孩都跟你一樣愛生氣呢!?」瞇著含有笑意的雙眼的安子剛在語出調戲之後便微微地赧顏,不知他什麼時候連男人都喜歡了。

徐若思氣得鼓腮不言,頭一撇就轉身走了,沿路還能聽見他愈來愈遠的咒罵聲...

「無聊人士...真是夠了...」

安子剛的面露微笑,嚇住了眾人。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