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御醫踏出了皇帝寢殿,步子拐到廊彎處時,卻見李臥炎已經等在那兒了,他面上的神情一片清冷,似乎有話想說的樣子,貝大人於是看著他歎氣。

「李將軍,可以請您過來一談嗎!?」

李臥炎不語地挪著腳步走近他,而後才徐緩地開口:「您早就知道我有話想問您了嗎!?」

貝大人無奈地點點頭,「老夫聽說李將軍這幾日皆避著皇上......」

李臥炎抿唇無語,瞥了貝大人一眼;見李臥炎沒有反應,貝大人輕輕地歎息一聲,「李將軍是否可以將您刻意避著皇上的那個原因告知老夫!?」

「貝大人,是皇上要您來問我的嗎!?」

「不......不是的。」貝大人連忙撇清地搖著手,老臉上有抹明顯的憂心,他轉眸望著李臥炎說:「近日皇上已是諸事操勞過度,老夫不忍心再見他煩惱其他的事情......」

李臥炎的眼神一閃,淡道:「貝大人對皇上可真是忠心。」

「老夫只是把皇上當成自己的親子一般看待。」

「是嗎?」

「老夫這是句句實言啊,李將軍。」貝大人保證道。

「那麼......」李臥炎將眼神挪向他,問:「您自年輕的時候就跟在皇上身邊了,皇上做了什麼事,您該是最清楚的那個人吧!?」隨著話尾的疑問句而沉下了一張俊臉的李臥炎,那灼熱的視線瞬也不瞬地瞅著貝大人,見他一臉的茫然。

不解李臥炎為何提到這件事的御醫當下怔了怔,喃喃地說:「李將軍,你......」

「告訴我,貝大人!」李臥炎狀似逼問般地冷著聲,神情森然,讓貝大人當下無法出聲:「水無情所做的一切是在傷害我,為什麼你說他是在保護我!?」

聽聞完畢李臥炎的質問,貝大人的臉色頓時愀然一變,原來這就是李將軍近日來避著皇上的原因嗎!?

唉......

「李將軍還記得吧!?」在李臥炎冷冷的眼神下,貝大人猶豫般地頓了一下子之後,這才緩慢地啟口:「在您還是三皇子的身份時候,您被眾人欺凌,尤其是以二皇子......皇上為甚。」

「我都記得。」重提當年事的李臥炎不禁暗暗咬牙,若說時間可以洗去怨恨,那是騙人的。

「您的出身低微卑下,二皇子見你被眾人欺負,相當於心不忍......」

李臥炎不信地冷笑一聲,「於心不忍!?事實似乎並非如此。」

貝大人覷著他搖搖頭,「二皇子他......皇上的確對你被欺壓一事感到於心不忍,但他生在皇宮,相當熟知皇宮裡的黑暗,他雖無法與李將軍站在同一線,但是他利用了別的法子讓你不受其他人的凌虐。」

李臥炎心冷了,面無表情地說:「所以他就親自對我下手嗎!?」哼!說他欺負他是在保護他,誰會相信這樣的謊言!?

「......是在您的身上烙下他的印記。這樣子,別的人便不會把主意打到您身上了,這是他覺得最保險的做法。」貝大人歎息道。

「......」

「還記得您曾經問過老夫,皇上下水救您的事情吧!?這就是原因了。其實他無意傷害您,但卻不得不......」

「......」憶起幼年時期的那段悽慘回憶,李臥炎咬緊牙關、攢緊了拳頭,對水無情又愛又恨的感覺一股腦兒地湧上心頭,讓他紊亂了理智。

他寧可相信水無情看他不順眼,也絕對不要相信這樣子的鬼話!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