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幾日下來,水無情發覺李臥炎對他的態度沒有一絲軟化的跡象。

悶悶不樂地托著腮,一邊皺起眉頭來的水無情忍不住歎了一口氣,視線瞄向窗外,分神聽著耳邊那串由御醫貝大人發出的叮嚀話語,心上的煩躁沒有因此消除,卻反而更甚了。

最後,在他驀然地回過頭來之後,御醫這才止住了連串珠砲的話,轉而沉默不語盯著他看;水無情察覺他的目光,於是皺攏眉尖。

「貝大人,你有話就直說吧。」一直盯著他瞧是什麼意思啊......

「皇上,老夫不知道該不該問。」

「罷了。何況你不都向朕這麼問了嗎!?」水無情睨著他,低聲喃道。

「皇上......」

水無情擺擺手,「說吧。」覷了貝大人一時無言地抿起唇來,他忍不住調過頭去望向窗外的景物。

「您是不是在煩惱些什麼?是李將軍的事情,還是國家大事呢?」

水無情忽然回眸瞪住他,而後發現他讓自己突如其來的動作給嚇得臉色一青,於是緩慢地勾起唇來笑著說:「你這是在干涉朕的事嗎?貝大人......」

「老臣、老臣只是擔心皇上您過度憂煩......」貝大人難得一陣結巴,但卻發現眼前的君王淺淺地對著他笑了出來,讓他更是繃緊了一身的老皮,就怕下一秒不知不覺地給皇帝親手剝了去。

俗話說:伴君如伴虎啊......

水無情微笑,眼神犀利地讚道:「您真不愧是御醫啊,貝大人。你又怎知朕是在為你猜的那兩件事操煩呢!?」

「呃......這個,老臣也只是隨意猜測而已。」貝大人趕忙伸手抹去額際的冷汗,見水無情一臉笑意,沒敢再度發問了,只好等待皇帝自己吐實了。

說到這點,水無情就很懊惱,他是一國的君主,平時沒有人敢這麼忽略他的存在的,偏偏這李木頭是個例外,讓他在不解之下還不明白自己為何會讓他討厭得故意避開的原因:「臥炎最近避朕避得很是勤快呢!也不知朕是哪裡得罪他了......」喃喃自語。

原來是這件事啊.....

貝大人一臉恍然大悟,難怪今日一進寢殿後,並沒有見到李將軍隨侍在皇上的兩側,原來是不知原因地在同皇上鬧著脾氣啊......

「......皇上是否對李將軍做了什麼樣的事情呢!?不然以李將軍的個性,他應當不會如此的......」李將軍平時是很忠君體國的。

水無情頓時不悅地瞇眸轉向他,冷冷質問:「貝大人難道這是在懷疑朕的人格嗎!?」

「呃......老臣的意思不、不是這樣的,皇上......」貝大人苦著一張臉,看來皇上氣得不輕啊!

「哼!」

「老臣是跟著皇上多年的,自然知道皇上的心思。」貝大人將未完的話尾頓了頓,「要不,您也不會做出『那些事』了,老臣知道您一直在保護著李將軍.......」

「夠了。」臉色五味雜陳地皺起眉來,水無情回眸瞥了貝大人因害怕而全身一顫,只得無奈地歎氣道:「就算朕為他做了些什麼,他也不會感激在心的。畢竟朕對他來說只是個搶走他一切的男人......」

「皇上......」貝大人本欲再啟口說些什麼,但卻被水無情的手勢制止,於是只好沉默不語地瞥著水無情那微帶著一絲落寞的側臉,因而沒注意到此時正停佇在窗外的那抹熟悉身影已聽完了他們的交談。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