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所距離徐若思所租的公寓沒多遠。

當徐若思步著輕緩的步伐要回到自己所住的公寓樓下時恰好遇上了那位好心租給他房子的男房東,他一臉微笑地同正打開鐵門的徐若思打招呼,手邊還拎著一包黑色的大塑膠袋,好像是一包垃圾。

「若思,真巧啊!我正下樓來倒垃圾就碰上你...」男房東面露微笑,晃了晃手中那沉甸甸的黑色袋子幾下,徐若思剛好走到他面前。

徐若思僵硬地牽強笑了兩下,唇角微抖,也回應:「是啊!真巧...」他叫他若思!?他們原本有那麼熟嗎!?
抿著唇的他微微地打量著房東轉過身去,於紅色大鐵門外的電線桿下放了他手中的那包黑色袋子,那桿子上頭還掛了一個牌子,上頭書了幾個大大的紅字:禁倒垃圾...

徐若思不以為意地迴身準備上樓,誰知他的身後原本還在鐵門外的房東在不知何時的情況下黏了過來,跟在他的背後,他卻沒有察覺,直到他走到自己的家門外頭,掏出了鑰匙打開門之後便想轉身關門之際──

恰好的,徐若思那張清秀的容顏正對上房東那張陽剛好看的俊臉,就這樣四目相接了一會兒。

「哇啊啊啊啊啊──」面對著眼前的一團黑影子的徐若思忍不住放聲大叫,一個傾身往後倒了,房東因而順利地踏進門,在他即將跌倒之前攬住他的腰。

「幹嘛突然大叫呀?若思?」那張男性的臉龐泛著親切的笑容,但是在徐若思的眼底卻恍若惡魔的陰險笑容般的可怕與駭人,因而他一個驚嚇地推開他,自己軟倒於鋪著地磚的地板上,瞪直了雙眼的。

這樣一來,兩個人卻反而尷尬了起來,徐若思不但沒感激房東救他免於跌倒,還把好心的他給推開,歉疚又不好意思的心情使得他一個低首,紅了耳根,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

沒辦法...誰讓他老是不禁嚇呢!

徐若思苦笑地思考著,原來靈異故事寫多了不只會嚇別人,更重要的是還會嚇到自己...
不過,他也是因為自己本身有些”靈異感受”,所以才會寫這類的文章的。

其實他也忘記了是多久之前,他開始覺得自己很奇怪,常常胡言亂語,也常聽見一些奇怪的聲音,到看得見影子,但是他始終覺得那是自己的身體狀況出了問題才產生的,根本沒想那麼多的他照舊出入一些奇怪的地方來刺激寫作靈感與尋找題材,像是:即時通上的鬼話連篇相談室、書店的一些有關書籍、大膽得甚至於是鬼屋附近...

也因此,他偶爾覺得自己的周遭有人...
或許是這麼來著的,才莫名其妙地有了靈感力,而且第六感超準。

望著眼前這個笑容可掬的男房東,徐若思臉紅地直揮手,「沒...沒事,我...真是太不好意思了...」趕緊起身。
老實說,房東的確是長的很好看、像模特兒般,也是個好人,但是...

他怎麼努力都無法使自己去喜歡他眼前的這名男人...

楊立風。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