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幻詭情》1



驟冷的天氣讓許多人都吃不消,現在正值秋與冬的交界點上,早晚有點涼意的變化讓各處的診所都有點人滿為患,患了流行感冒的人是一堆。

但是,有個來到診所裡頭掛號等待拿藥的一位年輕人卻是例外。
他只是因為最近常常失眠,所以來跟醫生詢問一下自己的身體狀況,並非是與診療室外那排排坐的病人們患上同一種病。

看著診療室裡頭出來喊著一號又一號的病人的美麗護士,徐若思才沒那種好心情注意她們。

他坐在一位老伯的右手邊,他的左邊是一排等候看診的病人,有小孩、有老婆婆、有上班族...
他皺著眉,盯著門旁的電子數字一號接著一號地跳著,心緒轉到他剛剛才找到的那間房子上,雖然房東再三說他只租給女孩子,但是,他怎麼都覺得那位男房東的臉上透著一抹古怪,因為他看著他的眼神實在是有點不尋常。

其實,他是個沒沒無名的小說家,專寫些奇異的鬼故事,剛好迎合這幾年突然興起的妖魔鬼怪的奇幻風,也過了幾本稿子,但是好景不常,他在後來陸續寫的幾本書都被出版社退稿了,說是情節過於老套而不採用。

因此,他的生活費便出了個小問題,所以他搬出原來那棟租來的大房子,改注意附近一些價碼比較便宜的舊公寓,就在三天前他找到了一間不錯的房子,但是他還有一位房東同住,房東住在二樓,他租的是三樓。

也因為這兒到附近的超市或是公車站牌很近,對外聯絡很方便,於是他便忍痛租下三樓,做為自己新的住所。

由於他沒有其他的家人,在父母雙雙因車禍過世之後,他便賣掉了父親在台中留給他的房子,獨自一人來到台北居住,沒想到這兒的生活品質比台中硬是高出許多,很多東西只能看、沒錢買的窮苦狀態之下,他就想找一份工作來糊口,但是偏偏他的運氣又差得很、背到底,氣得他一個悶在租來的房子裡好幾個月不出門,也沒找事做。

後來,他在閒暇之餘上上網路,發現了一則網路徵文的啟示,於是動念一想地決定來參加玩玩吧!

在這個念頭之下,他寫了一篇文稿投稿到出版社,最後被拔擢為佳作一名,還拿了一筆小錢,初嘗甜頭的他就這樣一頭栽進文字的世界裡頭不可自拔了。
因此的,因為那篇文而初開知名度的他為出版社寫了幾本書,出版的時候他還興奮得要命,在領到第一次的稿費時,他感動得差些流下了眼淚...。

只可惜他的寫作生涯沒有很久。

微微地一個低首歎息,他握緊自己的健保卡,心想這樣的日子還能過多久!?
不如回鄉去吧...
就在他這樣喪志的同時,耳邊的一道女聲也愈飆愈高──

「...一零一號?一零一的徐先生...!?」護士自診療室裡探出頭來,疑惑地朝外去,奇怪地呼喚著應該進入診療的這名病人,奈何她叫了半天卻沒反應。

「喂...肖年欸~咧叫你喔...」身邊的那位老伯探過頭來瞥看徐若思手中和健保卡握一起的診療號碼紙,忍不住伸出手來推推他的肩,因為他左手邊的每個人都向他們這兒看過來了。

「啊?...喔...」呆憨的徐若思終於回過神來了,瞥見眾人那雙雙責怪他慢動作的眼神,冒著汗的他連忙起身踱步進入診療室裡頭...

◎◎◎

徐若思正在陣陣冷風的吹颳中走回租屋處。

他皺起眉頭,清秀的俊顏上滿是不解,因為醫生說他沒有毛病,甚至於連藥都沒有開給他半顆,就叫他回家好好休息了。
奇怪了...
他明明有著失眠的毛病,而且好像還有些幻聽,老是聽見空無一人的屋內有人正句句叫著他的名字啊...
真是奇怪了...

還有,有時在他要上床睡覺的前、後的時候,他總感覺身邊有人而一夜無眠...

欸~該不會是...

徐若思把肩一聳、牙一咧,「不會是”那個東東”吧...」懷疑地輕喃著的他感覺一股涼風自他的背後急竄而過。

待他受驚地回頭一望時卻沒有半個人,馬路上仍舊是人來車往...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