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98.jpg 

第十二章第四節/風雨南鄉10 (附記:又開始沿用標題勒嗎......= =|||)

 

「即使如此,我想你還是希望自己能夠待在你娘的身邊吧......」他還記得尹容曾經說過,他要為自己跟他的生母爭上一口氣,不論別人多麼看不起他們。

「......」尹容沒有回答地沉默著。

「不像我,我連自己的父母是誰都不曉得......」

尹容詫異地回過頭去看著江臨水那張顯得有些哀傷的低垂臉龐,頓時無語了。

「江......」尹容皺眉,正想要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話尾卻被江臨水在突然間一個抬頭的駁斥給打斷了。

「......不對。」

「什麼?」

「雖然我不知道你和你的爹娘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我想,沒有哪個當人父母的不需要孩子的。何況你這麼好,他們更沒有理由挑剔才對......」

「......」尹容背過身子、又垂著頭,江臨水根本就看不到他臉上的表情。

「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解......」

......哪有什麼誤解。這是一件再清楚不過的事情,他娘親當初只是個富商的女兒,而他那個看重權勢和聲名的親爹,在家道中落後娶了他娘緩過生活後,便將主意打到了官家小姐的身上。

在那之後,他爹和現在的二娘認識,沒多久他爹便讓媒婆上門去說親;起初二娘的長輩們都不答應,還是二娘堅持,那些長輩們才勉強點頭同意的。等到二娘嫁進門來,向來喜新厭舊的爹親便遺忘了他們的存在很久很久。若不是府裡的老管家發現他染了風寒,要給他請大夫的話,說不定他們母子早就被遺忘了吧!

在那段嚐盡了人情冷暖的日子裡頭,他小心翼翼,生怕給娘親招惹來麻煩。直到前幾年為止,他們母子被欺壓了太久的時間,別人以為他們只會令人欺負而無法捍衛自己的尊嚴。

但是他年少氣盛,而且他們被壓抑了如此久的時間,積怨已深,在有天被二娘的兒子、算來也是他的二弟嗆了幾句之後,便決定隻身外出闖蕩。

起初他漫無目的地瞎走,同時也遇上了不少不公平的事情,突然發現了這個江湖其實是個不簡單的地方;再者,一個人獨自在外必須一切從簡,他阮囊羞澀,想要做些什麼事情都有困難。

在跟旅店的掌櫃爭執不下的當場,本想就這樣壓著氣打道回府的,卻碰上了江臨水。

他不只替他付清了積欠的費用,還分文不取,這樣的對待,在他飽受了一段時間的苛待之後感到很是親切與溫暖,所以他才會願意跟著江臨水一起走。

直到現在。

回眸瞅著江臨水那張思索著不知道要如何安慰他、他才不會感到受傷的溫柔表情,尹容不禁柔下了神色。

「......謝謝你。」尹容感激地閉了閉眼,輕喃。

一直站在他這一邊的,似乎只有江臨水。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