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徵自由的白鴿是警察人員的標記。

在台北的某間派出所。

今日依舊是冷涼的天氣,方才下過一點的雨,所以在柏油路上能夠很明顯地看出車輪因下雨的關係而在路面上畫出一圈圈的凹凸痕跡。
路上的行人很顯然地因為雨天而減少,陣陣涼風輕吹,有別於前幾天的溫暖日子,這樣遽然的轉變令眾人都吃不太消。

明亮的燈光照亮了派出所裡外,幾名警員在上班的時間閒得沒事做,聽MP的聽MP、看報紙的看報紙,警員們用著午餐時那偶爾傳來的食物香味瀰漫著四周。

雖然是公家機關的警察局也並非天天都有事情做,只是偶爾接接電話、幫助找上門來的眾人們報失身份證或是協尋失蹤的人。

要做大事來立功,除非是逮捕什麼窮兇極惡的壞蛋,像是之前那喧騰一時、弄得人心不安的大惡龍─張xx,不過那也只是少數而已。
多數都是不良少年的胡亂惹事生非,就愛胡做非為,讓身為警察的他們疲於奔命,這都得怪他們的家長們不教好...。

什麼家暴的一堆、單親的家庭也不在少數。
就是因為家庭環境的不完全和社會環境的汙染才會使得他們走向歧途,甚至於是殺父母的、或是群體鬥毆的...

有時候他們才覺得這世界根本沒有什麼法律的存在,律令形同虛設般的被有心人玩弄與嘲笑...
講律法和遵守律法的人只有一般的小市民們。

或許,更嚴重些,地獄就等同於人間,而天堂仍舊那麼遙遠、那麼美麗而令人嚮往。

其實當警員的人實在沒什麼保障,要抓的人是一堆窮寇,面對上頭卻又是一堆老追著他們要政績的土匪頭,總之,警察難為啊!
不過...最近很奇怪地,他們三不五時便會收到一些怪訊息,不但有來亂的電話,還有幾樁是可怕的緊急報案電話。

為什麼說可怕呢!?

其實是他們這個月兩、三天就接到有人發現跳樓的女子啦、或是自殺的情侶、抑或是被分屍後的屍塊丟棄到垃圾的子母車裡,忙得他們奔來跑去的,而且聽說同事們還因此碰上靈異事件...

但是,這些怪力亂神的話只傳在幾個人的口、耳間,因為大家都知道同派出所的那位警員號稱”子不語”的,根本不相信什麼妖魔鬼怪,很多時候他們只敢在他的背後悄悄地討論著誰又因為新接手的案子而遇上怪事。

這時,派出所的自動門的門口走進一位高大又英挺的男人,由他一身整潔又乾淨的警察制服就知道他是怎麼樣的一個人了。
「喂...你們又在偷偷說什麼了啊!?」此話一出,眾人原本聚在一起討論先前那名自殺跳樓的女孩子竟然出現在她當時跳樓的地點時候,便被迫嘎然止住了,眾人也因此嚇得個個聳起了肩來,抬頭一看才知道進門的不是別人,正是他們暗地裡叫的”子不語”─安子剛。

「沒...沒什麼啊...」

眾人唯唯諾諾地說著,馬上做了鳥獸散,各自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前坐下,重覆地做著剛才做的事,恍如什麼事都沒有發生般的自然。

當然,這情景看的安子剛是一頭霧水,不過人家既然說沒什麼,那就沒什麼了,於是他不再計較地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了下來。
不一會兒的,一陣震耳的電話鈴聲瞬間響起,電話上頭的紅光閃爍著,眾人互瞄一眼,其中有名警員便說:「子剛,你接。」

剛巡邏回來的安子剛沒有拒絕、沒做反駁地伸手拿起電話:「喂?這裡是xx派出所...」

眾人屏息凝神地豎起雙耳,聽著安子剛的沉穩聲音在接過那通電話之後不到五秒,然後愕然出聲。

「什麼!?」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