層層又長長的黃色警告塑膠條圍在一棟舊公寓的樓下的一根電線桿四周,幾名派出所的警員們個個臉色猶豫、雙手戴著白手套、拿著檔案夾子和幾個小的透明袋子,正在採樣,四周的一根毛髮或是一片紙都不放過地搜索著。

安子剛雙手扠腰地立在封條的裡頭,他一臉凝重地瞥著被棄置在電線桿下的那一袋黑色塑膠袋子,原來的袋口被打開,沒有綁緊,由外頭只能看到一團團肉色帶著青紫的東西。

原來,在不久前,派出所員警的安子剛接獲一通報案電話,說是在一棟舊公寓的一根電線桿下發現了一袋黑色塑膠袋裝著的”東西”,一位專門撿拾破爛、回收的老伯拾到了這袋子,以為它是一般垃圾地照常打開要收取裡頭放被扔棄的保特瓶或是可以回收的瓶罐之時──

一股刺鼻的臭味直奔老伯的鼻端而來,老伯眼一睜,看清了袋中物之時差點沒昏過去,因為那袋內裝的竟是──

一顆鮮血淋漓的頭顱!

頃刻間,老伯被嚇得發出大叫,蒼惶的神色可以看出他的驚駭,他一個打跌地坐到柏油路上頭,顧不得自己還有工作要做就急奔到最近的一個電話亭中報了警。

接獲電話的安子剛臉色大變地和眾同事到達那老伯所說的那棟公寓下,戰戰兢兢地把那袋黑色袋子整個打開來瞧。

只是,所見到的人除了安子剛之外,莫不一一回頭、轉身地吐了個痛快,因為裡頭不只有一顆男性的頭顱,還有一隻腳與手...
這是一樁殺人案件。

初步研判的安子剛開始指揮眾同事以顯眼的黃色塑膠條,以電線桿為中心地封圍了四處,採樣的採樣、紀錄的紀錄、有的還前去聯絡了法醫前來堪檢屍體。

兇手忒是殘暴!
不僅將這名無名男屍完全肢解了,而且還分袋丟棄屍體,擺明不想讓警方快點抓到兇手,由這黑色袋子裡頭裝的幾大塊屍塊來看,應該還有的屍塊被丟棄於其他地方了。

只是...剩餘的那些屍塊究竟在哪兒呢!?

安子剛皺著眉頭,看著其他警員們幾乎把交代的事給完成一半了,現在只等法醫來相驗...。
就在等待的這段時間內,各大報的媒體記者們全聞風而來,讓安子剛頭痛地一一回答了他們的幾個簡單問題,過了不久之後,拎著黑皮箱的法醫終於穿越圍觀的人群和記者們,踱步而來。

「法醫,屍塊在這兒...」安子剛拉過法醫,擋下幾名欲拍照的記者拍攝屍塊的照片,避免事先曝光。
「這裡不能拍照!再犯的話,我就以”妨礙公務”告你們...」安子剛眉一皺,端出閻王臉,讓眾家記者們望之卻步。

「怎麼這樣...」
「這樣我們無法交差...」
「別為難我們嘛~~」

各種抱怨聲此起彼落,但是安子剛才不搭理,他只關心法醫的檢驗進度。

「目前只確定他是個年約二十多歲的年輕男子,脖子邊有一顆痣...」法醫回眸瞥著安子剛,起身緩道。

「...」安子剛沉思著,現在只知道這個人的年齡,身份還是不明,「那就把全部的東西帶回警局,小三!」呼喊,「你去要其他人通通收隊...」

負責紀錄日期和地點的警員小三回過頭來,「知道了,安大隊長!」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