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9.jpg 

在武士離去之後。

陰陽師繼續地坐在廊上,時不時地要一旁的蜜蟲替自己倒茶;放眼望去,庭院中的景色一如往常沒有改變的蒼茫,只是大地換了個顏色而已。

覷著陰陽師那張專注凝望的側臉,蜜蟲忽然開口:「晴明大人......」

「嗯......」

「鳴音,現在會在哪裡呢?」

「鳴音嗎......?」低喃地重覆著蜜蟲的問句,陰陽師在抿唇之後,綻出一縷淺笑。

這一回,蜜蟲沒有回應他的低喃,反而將目光挪向陰陽師那隻緩慢抬起的右手。

「鳴音......」他有如風一般地輕輕啟口,像雲掠過穹蒼一樣溫柔,「牠不就在這裡嗎......?」他這麼說著的同時間也動了動右手手指,好讓蜜蟲在陽光下不費吹灰之力地發現他的手指間跳躍著一抹黑色淡影。

像是發現什麼一樣驚呼出聲的是蜜蟲,她踱到陰陽師身畔,低下了身子:「是鳴音,晴明大人......」

陰陽師淡淡地頷首,眉眼溫柔地彎起:「嗯。」

蜜蟲發出謎樣的喃喃,唇邊掛著一絲笑意:「已經過了很久的時間了呢,晴明大人......」

陰陽師輕吟,從悠然的神情之中透出了一抹來不及斂去的遙想:「是啊!」如果自『那個時候』算起的話......

黑色的鳥影子在陰陽師的手上竄動、振翅欲飛,蜜蟲見了,笑道:「鳴音是晴明大人少年時候所豢養的鳥。」

「嗯......」

蜜蟲對著鳥影子發出疑問:「那麼牠為什麼還在這裡呢?牠跟蜜蟲是不一樣的......」

陰陽師思考了一下子,最後輕笑道:「大概是......心有留戀?」

「因為牠很喜歡晴明大人。」

陰陽師挪眼瞧向蜜蟲笑容燦爛地下了這個結論。

「哦?」

「是牠告訴蜜蟲的。」

陰陽師望著手上那抹愈來愈淡去的鳥兒身姿,不由得垂下了眼睫,唇畔含著甘如蜜的微笑......

 

(完)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