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的氣氛自從在一棟公寓的樓下的一條電線桿下發現一袋遭兇嫌分解的屍塊之後變得奇怪起來。

因為一樁樁奇詭的事件自發現那屍身起就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攪得眾人整顆心都七上八下的,難以安定下來。

記得那天警察們將黑色塑膠袋帶回警局後,先是在那天替屍塊們整理的警員無緣由地生病請了假好多天,再來是大惑不解的安子剛在拼屍塊的隔日發生了一點意外...

那天他一樣準時在早上八點起床盥洗、吃早餐。
本來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一切如常地在自己的公寓裡用完了早餐,然後開著車準備上班,沒想到一出門就望見老天不給面子的下起毛毛雨來,因此他不悅地喃了兩句,卻還是走下了樓。

就在他要把車子開出地下的車庫時候,那瞬間乍見的白光令他雙眼隨之一瞇,只等著眼睛先適應著那由暗到亮的不適,結果在他要把車子打斜彎出車道之際──

突如其來的一聲好大的碰撞讓反作作用傷了車裡的安子剛。

安子剛因為突然間的碰撞而把前額頭撞破,血流到額際,此時,後腦又因車身被迫停止而再敲中後頭的椅背,如此大的撞擊使他整個人頓感暈頭轉向、眼冒金星,等到他暗咒一聲並且慢慢回神來時,那肇事者早就當場逃跑了。
而自認倒楣的安子剛只好在頭痛得要命之下,下了車來,然後走向一邊聞聲已經趕來詢問他有沒受傷的管理員身邊,要求他報警處理。

然後,身為分隊長的安子剛也被送進了醫院包紮,住院一天。

原來以為只不過是最近倒楣了點的安子剛休養一天過後回到自己的崗位,才知道另位同隊的同仁繼先前那位生病的員警之後也病了,說是醫院檢查出他有隱疾,所以院方說他需要再精密地檢查一次,又跟他請了幾天假。

安子剛帶傷上班已經很悶了,沒想到又碰到這樣的事,其實他的心裡也不太好過,畢竟才剛接手的這樁分屍案的主角的全屍還沒找齊,隊上就先少了兩個人,實在是有點...

其實,他也覺得壞事接一連二的來實在是太緊密了、也太巧了些,但是碰都碰上了還能怎麼辦!?
當然,這都是在他接手這樁詭譎的案子後才發生的,難免有員警會碎碎唸著什麼”死者的顯靈”啊...或是”死者死有不甘的”...

但是,談那種東西太迷信了,他才不相信這世界上真的有什麼鬼的...

那些謠言不過就是他們找不出事情真正的原因的推託詞罷了!

算了,再想那些事也沒有實質幫助,不如再跟上頭請調兩個人來好了...

安子剛煩悶地把桌上的公文夾一推,引起派出所裡頭的全部警員們的注意力來瞄他一眼,但又個個不出聲地低下頭來做自己的事,半句話都沒敢吭。

伸出手來按著電話鍵的安子剛看著眾人有話不說,覺得一陣的莫名其妙,於是低下頭看著電話那紅光邊閃爍邊接通了號碼,「喂!?我這兒是xx分局,請幫我轉局長...」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