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夜半。

一片闃暗的房間裡頭伸手難見五指,整間房裡頭並無點上燈光,只有從房裡的那片向外延伸的落地窗的透明窗簾外透進一抹路燈的淺淡微芒,勉強能稍微照亮房裡頭大致的擺設。

房間門緊閉著,一個一人型的小衣櫃和一張簡單的書桌擱在床的右側和角落,床的兩邊有著床頭櫃,上方是放了張西洋的模仿畫作,再過去些就是整片可以清楚地看到外頭的落地窗戶和小陽台,陽台上掛著幾件衣服。

由此可知,這間房是個單人房間。

而且還是徐若思向楊立風租來的三樓公寓的單人睡房。

由於他是個職業的小說家,所以通常是日夜顛倒的,三餐也不太正常,但是他自原先的大房子搬來此處時卻完全改了這些壞習慣。
沒有別的原因,其實是因為他寫的小說遭到一一的退稿,精神受到打擊,因此而產生暫時的自暴自棄的態度,通常沒事便吃得飽飽的、然後按時上床睡覺。

也因為這樣,他的手提電腦和紙、筆現在也都擱在桌邊沒有使用過,自搬到新房開始。
反正不論他如何寫都無法過稿,那麼乾脆休息一陣子算了。

有此打算的徐若思原本想要就這樣一天過了一天,但是他搬進新房子之後,怪異的夢就一個接著一個進入他的腦袋裡,干擾他的睡眠。

不是夢見他殺人、就是夢見他被人所殺,而他卻看不清楚那個殺害他的兇手的臉龐,只要當他想仔細看個清楚時,夢便醒了,而他也隨著嚇得一頭冷汗驚醒過來,這種情況都通常都發生在他原本睡得好好的半夜裡。

夢裡頭那種彷如四肢被硬生生扯開的疼痛讓徐若思往往在醒過來之際,驚駭地一個低首檢查著自己的手、腳,然後發著抖地扭開燈,蒼白著臉地伸出手來環住自己的身體,就這樣在房裡頭一夜坐到天明...

”會不會是這個地方的磁場不適合自己?”

常常有此一問的徐若思發著愣,住進來這兒也已經有一個禮拜多了,做惡夢的情況有增無減,他真的懷疑這兒是不是排斥他。

本來他想再另外找新的地方住進去的,但是只有這兒的房租最便宜,而且交通也很方便,再說,他已經和房東打過招呼和認識了附近的鄰居,現在才說要離開這兒未免太過麻煩,因為到了新地方還不是得重覆和陌生人打交道。

雖然說他真的覺得房東...怪怪的,也不喜歡做惡夢。

徐若思心想。

於是,猶豫了再三還是決定硬著頭皮住下去的徐若思只好在惡夢間來回...

現在是半夜三點鐘。

滴答的鬧鐘聲是這個房間裡唯一的聲音,床上的人早早睡去,但是他不斷翻轉著纖細的身軀、夢囈著。
「啊...不...不要...別、別過來...」

然後空間中只餘半秒的沉默,接著,徐若思一腳踢開蓋得好好的被子,尖叫:「不──啊啊───」

被自己的尖喊驚醒了的徐若思趕忙自床上半爬起,窗外還亮著的路燈映著他驚懼的瞳眸底泛著水光,愣了幾秒的他隻手顫抖抖地撫上自己的頭,緊閉著雙眸,急喘。

霎時間,房內只聽得到徐若思的呻吟...

「...又是...夢...」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