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漫地坐在自家的那組沙發前方的徐若思口裡叼著一片洋芋片、一邊拿著遙控器轉著電視來玩。

時刻是剛過了中午十二點。

聽著外頭的雨聲滴答地下著,客廳裡的徐若思懶散地坐著不動,桌沿還擱著一碗他剛吃完的泡麵,湯汁還沒冷卻而隱泛而出的淺淡香味仍舊教徐若思動心不已,嗅著、嗅著的,肚皮又開始不安份地蠕動起來,那聲聲吶喊著還不夠的叫聲教他蹙緊了眉頭。

該死的...

他明明才剛吃完東西而已,卻又餓了起來,咬著洋芋片的徐若思青著臉色,吞下了芋片,頭也沒自電視螢幕轉開地一個探手抓過他才剛開來裹腹的一包點心,誰知抓來一看才知道裡頭已經沒有半片了,懊惱地丟過包裝,氣嘟嘟地鼓著頰。

人家說:”禍不單行”,應該就是這個意思了吧!

不但眼前的工作沒著落外又惡夢連連,而且還三餐不繼,嗚嗚...
他可真是慘喔~~
哀怨沒多久之後,他無奈地關上電視,完全沉浸於思考中,沒聽見門外的按鈴聲已然響了許久,直到他恍然地對上一張放大的俊臉為止。

愣了三秒鐘的徐若思瞪著眼前那張看似熟悉卻又陌生的男人臉孔看了半晌,對方還衝著他露出一抹怪怪的詭譎笑容...

「哇啊啊啊────」忽然間尖叫出聲的徐若思在焦急下,一把推開了眼前的人,然後不顧對方欲開口向他解釋地,一個人轉身掩著臉,「誰啊!?你是哪...哪位!?」一連幾天都被惡夢纏身到無法好好睡覺的徐若思恍惚間又想起夢境的內容,因而抖著聲輕問。

被推得莫名其妙、嚇傻眼的這名入侵別人屋子的男人就是房東─楊立風,他一臉訝然地看著徐若思的一連串怪異行為,張口結舌了半天,末了還爆出哈哈大笑,讓徐若思回過頭來,奇怪地瞅著他,也才發覺他原來是房東。

「...你、你怎麼進來的!?」徐若思回過頭來、抬起頭,戰戰兢兢地問。

楊立風聞言只是微笑,「還記得吧!?我是你的房東啊!當然有備份的鑰匙啦!」大剌剌地直起身來的楊立風拾起當他被徐若思推倒時候也一併糟殃的食物,哀歎:「虧我還專程帶午餐來給你呢...」

看著蹲在地板上拿起那包聞來香噴噴的麵食的徐若思聞言驚詫道:「啊!?真的嗎!?」雙眸發著亮光的寶貝樣讓楊立風看了更是哈哈大笑、直呼有趣。

「是呀...是同事買來給我,我在攝影棚拍完照後沒來得及吃就隨手帶回來了,想說你應該還沒吃,丟了也可惜,所以你將就吃一點吧...」瞥了眼徐若思。

「咦!?攝影棚!?」徐若思驚訝,「難道你真的是...」模特兒!?不會吧...

楊立風歪首微笑,露出一抹親切的魅力微笑:「哦?”真的是”什麼!?」

徐若思不好意思地抓抓頭,「嘿!我想你的條件這麼好,應該是當模特兒的料...」

楊立風很有紳士風度地笑了笑,並且扶著徐若思坐好,替他倒著那碗麵食,邊說:「謝謝你,若思,不過我還只是個小模特兒罷了...」抿唇,他看著麵條和湯緩緩順著塑膠袋的邊緣流到碗裡,「其實我覺得若思你也可以當個模特兒兼差啊!」抬起眼來,看著徐若思的注意力似乎都在這碗麵上的他微微撇唇,「如果你不排斥的話,我還可以幫你介紹幾個名人認識、認識...」

徐若思掰開筷子,楊立風的話他都沒在注意聽,他現在的眼底只有那碗冒著蒸騰熱氣的麵食,根本沒想那麼多,應付地點著頭,喜上眉梢:「好呀!好呀...」呵呵~麵條,你乖乖地讓我吃下肚吧~~~~

「那就這麼說定了!」楊立風高興地擊掌,但是,徐若思已經開始大快朵頤了...

望著他那邊流淚的感動吃相還有桌邊的一些來不及收拾的垃圾,楊立風的唇角閃過一抹算計的笑花。

小綿羊是逃不過大野狼的手掌心的...呵呵...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