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的某間派出所。

幽靜的所裡瀰漫著一股冷空氣,眾人都識相地看著安大隊長那微黑的臉色而沒敢出聲。

安子剛煩躁地皺著眉頭,顯然是在憂煩什麼事的模樣,這樣鬱悶的心情讓他看不下眼前擺著的那份檔案夾,因而伸出手來將它挪到一邊去,暗地裡歎著氣。

瞄了眼所裡、坐在他附近的兩名警員的位置上還空著,安子剛便有些惱火,都過了好幾天了還不見他們兩個來銷假上班,難道是壓根忘記了自己是名人民的保姆─警察了嗎!?

愈想愈氣的他再度把目光調回眼下,那檔案夾上寫的便是那天他們尋獲的那袋無名屍的死亡報告,眼看都已經一個禮拜多了卻還沒有其他屍塊的下落,這樣子要教他們怎麼教人來認屍啊!?

而,偏偏這些屍塊就算置於低溫冷凍也還是會慢慢地腐敗啊!
難道等屍體都爛光了才要請他的家人來認嗎!?

受不了地仰著頭、看著頂上的涼風扇轉來轉去,吹得一室因為下雨而變得更加陰涼的所裡的安隊長無奈地翻著白眼。

靠!警察果真不是平常人可以當的!

洩氣地一拳搥向桌沿的安子剛一臉懊惱,而他因為搥上桌面、發出砰然巨響的動作引來了所有警員們的注意目光,只不過安子剛沒發現。

難怪他之前打電話請局長多調兩個人來幫忙,卻一點音信都沒有。
這年頭似乎沒有什麼人願意做些吃力不討好的職業。

依他看,現在他只能利用這些還能勉強的資源趕緊來偵破這件分屍案了!因為這種不單純的案件一旦拖久了,兇手便難找了。
只是...他的手中連被害人的資料都沒有,要找兇手是有點難...

安子剛思考著,看來他必須在找到死者的身份前先做些什麼探查,要不然事情一直這樣拖下去也沒辦法,乾脆再去一次當初他們警局發現的棄屍地的附近再去搜查一次好了!
搞不好能找到些什麼蛛絲馬跡也說不定...

這樣想來的安子剛便咧著笑容安慰自己,現在有事做總比沒頭緒地呆坐在警局裡好啊!
要做的話,行動就要快,「喂~~小三,你帶他們幾個去那先前棄屍的地點附近搜一搜...我要再去看一下那裡有沒有什麼當時遺留卻沒有被我們發現的東西...」

「是!隊長!」小三拿過警帽戴上,馬上在安子剛的指揮之下帶著人走出警局,只留下一個警員在派出所裡等待聯絡。

「如果有什麼事記得聯絡我。」安子剛在隨後即將踏出派出所的大門之際,對著留守的警員吩咐道。

「是,隊長!」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