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徐若思思索完已經傍晚時分了,橙紅的夕日滿天,華燈初上,就連公寓外頭的路燈都被打亮了,那點點微光提醒著他該用晚餐了。

只是...

愁眉不展的徐若思哀怨地扁著嘴,歎息地切掉了電腦的電源、關上了光滑的蓋面,隨手把自己的吃飯工具一推,看著它輕鬆地滑過一邊的桌沿。

伸出手來掏著自己的右邊褲袋,裡頭只剩下台幣幾十元,垂著眼來的徐若思忽然想起這一切都是那多事的楊立風害的。
呿!真是倒楣透了...
雖然被勉強拉去歡迎會的那時候,他是多吃了好幾盤的小菜回本,但是...

欲哭無淚的徐若思乾脆往後喪氣地一躺、整個人癱在沙發裡,朝天翻了翻白眼,反正這一切都是他自找來的,早知道就拒絕楊立風的提議了。

撫著當場咕嚕咕嚕長叫著的肚皮的徐若思哀怨地垂頭喪氣,不想動了,就在這時候,自家的門鈴在忽然間響起,那聲聲清脆的鈴響讓徐若思半回神來,撐著因為肌餓而快掉下了的眼皮,然後在聲聲可怕的催促鈴聲之下,心不甘、情不願地站了起來,懶洋洋地跑去開門。

「誰呀...」懶散地開口的徐若思努力地睜著眼,打開自家的大門才發現是隔壁的某位鄰居太太,她正端著一盤看來很是可口的炒麵站在他家門口,好奇地東張西望。

「喔!若思啊...」那位太太輕呼一聲,但是徐若思的注意力已不在她身上了,他完全無視於那位好心端食物來給他的太太,逕自死盯著那盤炒麵直看,太太注意到了,便笑了幾聲。
「這是我自己做的...因為做了太多了,就想說分你和立風一點,可是立風好像還沒回來欸...」因為楊立風好像也沒在徐若思這兒的樣子。

徐若思難得地露出一抹微笑,「這樣啊...那真是遺憾了!只可惜房東沒辦法吃到像這樣的美食...」說著,他的口水已經快流滿一地的饞嘴樣子和那句甜言都教鄰居太太忍不住得意、呵笑出聲。

「呵呵...那也是啦!」鄰居太太好心情地把盤子端給徐若思,然後便不多說地一個轉身,「那你慢慢用吧!盤子下次再還我就可以了,若思...」鄰居太太笑了笑,便踱下了樓。

徐若思目送她離開之後,便轉身進門打亮了客廳的燈光,然後再去把門關好,隻手端著那盤香味四溢的義大利麵回到電視前方,伸手打開電視,準備邊吃邊看,也不免慶幸自己的運氣真的不錯...。

或許,當初他被楊立風拉去一起參加歡迎會的這個決定果真是沒做錯了。

當他心滿意足又快樂地吃完那盤麵食邊看著電視,沒多久之後的窗外已經是黑幕低垂了,徐若思瞄了牆面掛著的時鐘一眼,耳邊聽著今晚的新聞報導,這才知道已經是晚上七點過後。
接著的,他將盤子再擱回桌沿,雙手托腮地專心看著新聞,沒想到現在正在播的這一則新聞就是多天前發生在這棟公寓樓下的分屍案件,負責的警察還是那天用話嘲笑他的那一個叫做什麼...”安子剛”的人吧!

沒想到他還是隊長哩!真神奇!

不過...聽說屍塊還沒完全找齊,警方似乎把這兒列為第一搜查點了呢!

徐若思轉動著眼珠子,想到這兒時便開始抖顫起來,沒料見這附近竟是兇手分屍屍體的地點,令他想到就有點毛骨悚然,正當他沉浸於自己的思索之中的時候,一抹灰白的影子飄過廚房、來到大廳、來到徐若思身後...

”你是...下一個喔...呵呵...”透明的大掌擱於徐若思的肩,但是很明顯地穿透過去了。

突然間,一陣幽緩的低沉嗓音自徐若思的身後輕緩地傳來,那一個字、一個字的輕慢又咬字清楚的男人聲音教他不禁整個人為之一悚,脖子上的那道冰涼正是伴著身後那道魔魅聲音傳來的。

徐若思駭異地驚得跳了起來,差些撞倒了桌子,神色驚惶地地迴身探看,但是偌大的客廳除了他之外便沒有人了啊...
「...是...是誰!?」抖著聲,害怕地四處望著,但他面對著的是一室寂靜,只好忍不住地拔高了聲音:「...是誰...惡..作劇!?是誰啊!?出來!...」

回答他的仍舊是一室的沉寂...
然後是一串不知從何而來的呵笑聲。

”呵呵呵...”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