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臥炎大感震撼地腳步蹎躓了兩步,不可思議的眼神瞪著眼前笑得有如飛花的水無情,「你說......你......為什麼!?為什麼你到現在才──」

所以,當初水無情召他回國、代他中毒、代他中箭,全都是為了......保全他嗎!?

知曉他瞬間知道真相時候的震驚,水無情斂起微笑,淡聲說著:「因為時機已經快要成熟了,所以我才能夠這麼坦白地告訴你......」

「時機成熟!?」李臥炎臉色微變,追問道:「這是什麼意思!?」

水無情沒有回答他的疑問,微然地勾起唇線,眼若燦星般地閃爍著,並且刻意避去了他極欲知道話意的臉龐,說:「這你並不需要知道。」

「水無情!」李臥炎忍不住沉聲大怒道。

他還想瞞他多久!?

「別問。你什麼都別再問了,臥炎。」水無情低喃著,沒瞥見李臥炎正忿怒地瞪住他的表情,「這是我答應你母妃的事情,我一定不會食言。雖然當時我還是個孩子,但是我一直遵守著我的承諾到現在未曾改變過。」如果不是臥炎的母妃在當時意外地得知他的真正身份之後還刻意裝做不知情的話,那麼他和母后早就被下天牢處刑了。

「你......!」

「好了,臥炎,現在你該知道這件事要如何處置吧!?」回眸過來的水無情頓時又笑得非常輕鬆且愉快,彷彿什麼事都不曾發生般的自然。

李臥炎不禁咬牙切齒:「微臣......什麼事都不知情。」

「很好。」水無情露出一抹真心的微笑,忽然回過身去;李臥炎見狀,在察覺了不對勁之後,連忙趕上前去探視。

「皇上!」

「我沒事......」水無情隱忍著右臂舊傷泛起的噬人痛楚,額冒大汗地抬手阻止李臥炎再上前來,忽地輕聲啟唇淡問:「臥炎,我問你。」

「什麼?」

「我對於你......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存在!?」話落,水無情回眸時,綻著帶了一絲痛楚的笑顏瞅著神色微愕的李臥炎,見他一臉猶疑的樣貌,然後苦笑。

看來答案很明顯......

「你......」李臥炎瞅著他露出一副失落模樣地再度撇過首去,因此,原本已經鯁在喉頭的真正心思只好又嚥下肚去,心頭隱約泛起一陣莫名的漣漪。

水無情對他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原本他一直覺得他的身份就只是他的主上,而他只是服從他對自己所下的每一道命令而已。但是,在知道了全部真實之後,覷望著他的臉龐時,他卻有種奇異的感覺......

他心底被壓抑許久的心音忍不住在這個瞬間發出無人聽見的吶喊:不止,不止的!他已經不止單純是他的主上了!

李臥炎臉色不禁一變,正欲朝他伸出手來之際,卻只聽得水無情背過他,這麼說了:「朕累了,臥炎。你出去吧......」水無情毫不猶豫地走向寢床,淡聲說著。

說不清楚此時的心底究竟是什麼樣的感受,李臥炎在水無情話畢之後,深深地覷了他纖弱的背影一眼,這才咬牙轉身離去。

他的世界就在此時顛倒過來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