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幔纖軟無力地垂下、遮掩了床內的一切,讓守在床邊的李臥炎終究看不清床內的動靜,因而轉往正要轉身寫藥方的御醫,將眉頭蹙得死緊地追問。

「貝大人,皇上他怎麼樣了?」李臥炎心焦的眼神越過了貝大人的肩後,探向了寢床方向,聲音刻意放了低,料想帳內的人應該聽不見他們的交談。

「李將軍不必憂心,皇上只是勉力過度,再加上之前的傷勢已留有病根,因此才......老夫這就替皇上寫方止疼的藥方,接著再休養幾日就沒事了。」

李臥炎點點頭,望著貝大人走近桌邊填寫藥單,一邊頭也不回地說:「請您下次別再讓皇上使右手了。」

「我知道了。」

「那麼,老夫這就去把藥方交到御膳房。」

「您慢走。」李臥炎彎腰抱拳道。

目送走了御醫之後,回頭的李臥炎便見水無情伸出左手撩開了帳幔,接著想要起身的模樣,忍不住趕上前去阻止:「皇上,你還不能下床!」

孰料水無情抬眸瞅了他一眼,不甚在意地說:「我沒事......」

「你說你沒事嗎!?你少在那裡逞強了!」李臥炎聽他又用這三個字來搪塞他,當下氣得他兩眼都紅了,忍不住抓著他的左肩頭搖晃,一邊沉聲低吼著:「既然有刺客,你為什麼不叫人來!?」

水無情避開與他相對的視線,「朕都說朕已經習慣了......」早知道一下床會被他抓著唸,他就裝昏算了。

「你!」李臥炎神色難看地咬咬牙,聽著水無情給他的答案,心頭禁不住湧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情緒,讓他到口的責備全都又吞了回去,詫異自己竟對眼前的他產生了些同情與憐憫。

該死的,他已經知道他為什麼不大聲喊叫的原因了!

李臥炎眼神一黯,忽然轉頭深吸了一口氣,說:「你到底要耍弄我到何時,水無情!?」

水無情一陣訝異地抬頭,瞅著李臥炎的表情一怔:「朕耍弄你!?」他哪裡有啊......

「你為什麼要一邊折磨我,一邊又為我著想!?你到底圖的是什麼!?」他累了、真的累了!他不要再這麼繼續猜測他究竟在想些什麼,又或者是在盤算些什麼了!

「朕並沒有......」水無情微愕地看著他愈來愈逼近,忍不住氣息一窒,直到他的背後抵住床柱為止,他接著露出了一抹苦笑來。

終於要把實話攤出來說了嗎?唉......

「你到底在想什麼!?你應該很厭惡我才是......」執意要得到一個足以讓他信服的答案的李臥炎堅持地問。

「厭惡?你說朕厭惡你?」水無情訝異,然後呵呵笑了;他就說他的付出會讓這個老實頭誤解的,果不其然啊......

「你笑什麼!?」李臥炎不悅地伸手擒握住水無情的左手,瞪住他笑顏如花的臉龐半晌。

「我曾說過我不討厭你,臥炎。相反的,我還挺喜歡你的。」水無情瞅著李臥炎震驚的面龐,喃喃地說道:「以前我在你身上所做的事情雖然是錯誤的,但是那是為了保護你;如今你已經不需要我來保護了,所以......」他一個轉身,笑得十分美麗,看著李臥炎瞠目瞪著自己,突然歎氣了:「所以,我不會再對你做以前的那些事了,你可以放心。」

「誰要你解釋這個了!」李臥炎怒氣沖沖,「你說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保護我,誰會相信!?你這是在傷害我......」

水無情深深瞅了他的怒容一眼,下一刻立即閉眸低笑:「唉......你果然不知道啊?」

「你到底在說什麼!?」

水無情突然挪近李臥炎,那張漂亮的臉蛋就近在李臥炎的面前,那誘人且軟馥的唇瓣與他身上傳來的淺香都讓他瞬間無法呼吸,只聽得水無情在他唇邊輕聲地說著:「告訴你一個秘密......」

「......!」

「你是皇帝的皇子,但我卻不是。如果我的身份一旦被有心人揭穿,我跟你都會有事,那時我就再也無法保全你了。所以我必須偽裝成真正的二皇子,而且還要裝得讓誰都認不出來。只要讓大家把焦點放在你與我不合這一點,那麼那些人肯定會忙著計劃爭位,任誰也不會有空去查閱真相了。何況你母妃還特意拜託我一定要護你周全......」話畢,水無情往後退開一步,頓時笑得燦爛如花,笑看著李臥炎那張面龐上頓時被驚詫與不敢置信取代。

「你、你說什麼!?」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