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龍女乙姬 4




天色慢慢黑去的晴明邸大門前偶爾捲過一陣冷風,吹起了滿地的落葉枯黃、或是柳樹葉片紛飛。

天際殘雲漫捲,慢動作的飄浮在天邊,襯著滿天的夕日,黑與紅的搭配會讓人想到百鬼夜行的黑夜與平安京都的朱雀城門的赭紅色,這樣的聯想令人覺得有點詭譎。

一抹黑色的影子站在土御門小路上、安倍晴明邸的那扇繪有大大的桔梗印記的門前,一身寂然。
望著眼前這扇緊閉的大門與熄滅不亮的燈火的男人因而微微皺起眉頭來,隻手提酒的手指愈握愈緊,不悅與狐疑充塞在心頭。

那個人呢!?
他是上哪兒去了!?
連隻字片語都沒留下的他到底去哪兒了!?

一種被遺棄的感覺深深盤踞上了黑衣人的心底,一抹迴盪於心間久久不散的失落漫上他的臉頰,不怎麼愉快的感覺。

原本提著一罈美酒想與好友陰陽師分享的武士正要轉身離開之際──

「等一下,博雅大人......」一道甜美的聲音自後方那扇緊閉、卻被人打開的大門裡頭傳了出來,一抹纖細的身影也隨著博雅的回頭而映入他的眼底。

「蜜蟲!?」武士覺得奇怪地發出驚訝的聲音,眼神與表情皆是沒想到的詫然,被她這樣一叫喚便頓住了即將轉開的腳步,在原地停了下來。

不作聲的蜜蟲輕輕微笑了,側身做了一個”請進”的姿勢,「博雅大人,主人說您如果來了,就請您先進來坐著等他一會兒吧!」

「喔?」武士攏眉,於是改變了心意提著酒地回過頭去,隨口問:「晴明是去哪裡了!?什麼都沒說就丟下我......」到後來的字串已經變成了喃喃抱怨。

蜜蟲掩唇竊笑地把博雅迎進門裡後再反手闔上大門,然後,晴明邸因為武士的獨自來訪而點亮了廊道上的幾盞微弱燈火......

◎◎◎

與乙姬一同來到鴨川邊的陰陽師正一臉的微笑,自在地搖著扇。

漆黑的河邊只能聽到一陣陣海潮浪捲的聲音,還能嗅到空氣裡的淡淡水氣;當一道冷風吹過來的時候都會令人不住地打著冷顫。

「公主,您說您的珠子是掉到這裡沒錯吧!?」沉默了一會兒的陰陽師回眸瞥著正憂心蹙眉的乙姬,於夜裡輕聲地說。

「是的,我那天要過這條河的時候,不小心把珠子掉進水底了......」乙姬睜著眼定定地望著一片黑漆的水面波濤不斷。

「那好,吞天......」陰陽師揚著唇角、搖扇一呼,於是,一抹黑影自陰陽師的身後緩緩地踱了出來,朝他們一個彎身。

「晴明大人、乙姬公主......」

「要請你幫忙了。」陰陽師微笑。

「是的。」吞天應答。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