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請呼喚我的名字 1



陰曆四月,正初逢夏初的時候。

陰灰的天際正傾盆下著梅雨,帶著一抹溼鹹味道的冷風灌進了迴廊上,吹拂得廊上兩人的衣袂憑空飄然,一白、一黑地舞著。

當天邊的雨滴輕輕自穹蒼落下、打在屋簷上時還發出清脆的叮咚聲響,接著的,落到屋簷的水滴立即匯聚成為一方小水流,最後跟著被天際不斷落下的水珠推擠、滑落於屋簷角沿,最後滴落到了泥土裡而不知所蹤。

這一切都是自然的循環。

由屋簷的角落傾斜地遙目切入,只能望見一名白衣的清俊男人背靠著窄廊邊的一根木柱、席板條而坐,手裡捧著一碟酒、雙眸深遠地笑著;而他的對面似乎也坐了一個人,自屋角斜看而去的時候只能望見他的一角黑衣,卻看不到背。

但是,那人的聲音卻在雨中很明顯得可以聽見他說了什麼。

「晴明啊......你為什麼總是那樣笑著?」視現往下一望去,那黑衣男人也手捧一碟酒、面帶不解地瞪著面前展現著一臉無所謂笑顏的白衣男子,試著對他發問。

「為什麼說『總是』?」聽了黑衣男子的話後的白衣男子這樣問。

其實,被喚為『晴明』的白衣男子正是這宅子的主人,是位『陰陽師』,為平安京與陰陽寮數一數二的有名陰陽師,而且深受天皇與人民的重視;傳說他是白狐葛葉姬的兒子,擁有一身高深的法力,居住在皇宮的艮位─鬼門上的『土御門小路』。

安倍晴明微微撇著那瓣潤紅的唇,笑顏燦燦地反問著,好似真不懂面前的黑衣男子話裡的意思般的笑了開,「博雅,我的笑有哪裡不對了嗎?」

黑衣男子一個抿唇,好像想確定什麼似的望向陰陽師好友,說:「晴明啊!難道你不知道嗎!?每當我看著你笑的時候都會發自心底地感到一抹說不出口的寂寞......」

「哦?是這樣嗎!?」安倍晴明刻意地轉眸瞥了眼博雅,輕笑地將酒碟舉到泛著一抹淺笑的唇邊。

「是啊......」博雅點頭,「看得我很心疼,然後我就會想做一件事......」說著,赧顏了。

「啊?」晴明抬眸疑問。

「......呃,老實說,那一刻我會想抱住你......」博雅略感不好意思地抓著頭,望著眼前的晴明忽然以袖掩面,但是仔細一瞧便會發現他的耳根已然泛紅了,博雅卻沒看見地繼續自言自語著,「其實我這麼說是太失禮了......但是你笑的時候,我總會覺得我的心給扯得好疼、好疼,那彷彿什麼事都不曾也不會讓你在意的冷漠神情看了就令我覺得難過......所以我想抱住你,跟你說你其實還有我......」

望著誠摯地剖析著自己的心情的晴明因而柔了那雙總是精明而銳利的眼,唇邊漾出淡淡微笑、垂睫,「博雅,你真是個好人......」

「不是那樣啦!晴明......」扯著髮的博雅以為晴明又在嘲弄著自己,因而有點傷腦筋地抬眼,卻冷不防地望著晴明又笑了的這時,他就給這抹笑怔住了即將出口的話。

結果,主導權又再度回到陰陽師的手上。

晴明略略揚唇微笑了,察覺耳畔的雨聲已經消失的這一刻便轉移了話題地說:「不過,話說回來了......博雅啊,你可聽說了『那件事』嗎!?......」

「哪件事?」

「就是那座小神社的繼承人,土方 時......」

「喔!你是說那一位巫女─玲子小姐的後人嗎?」

「唔......他好像說他的神社不太乾淨,其實在你來之前就派人來請我過去一趟了,我跟他的人說等會兒雨停的時候再出發到『鳥邊野』去......」

博雅轉頭往外望,果然,剛才的大雨已經停了,於是轉回頭對著晴明說:「那......差不多時間了嗎!?」

「唔。你要去嗎?」

「唔,就去吧!」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