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龍女乙姬 7 終



過了午時的陰灰天際正飄下點點雨絲。

晴明邸。

兩抹人影正悠然愜意地坐在廊板上頭,聽著那滴滴答答的雨聲和偶爾捲過的冷風颯然,但是這種壞天氣並不影響他們的雅興,仍舊喝酒、吃菜。

這兩人便是晴明邸的主人,陰陽師‧安倍晴明與他的好友,源博雅;兩人正坐在偶爾會噴進雨絲和颳過風的廊道上頭,飲酒、賞雨。

一旁的蜜蟲不知在何時消失於內室裡頭了。

博雅手捧著自己帶來的好酒,分別倒在自己與陰陽師的碟子裡頭,然後再將酒瓶擱下,改端起酒碟子湊到唇邊輕啜一口,「呼呼......晴明啊,你昨晚到底上了哪裡去了!?」

陰陽師緩緩地抬起那讓酒液沾溼了的嫩紅唇瓣,眼角與眉梢都帶著點輕鬆的笑意,聞言後回視著博雅,一派優雅地搖著流金扇,「喔,博雅,其實事情是這樣的......」

陰陽師邊望著下在院落裡的大雨擊打著所有的植物,一邊喝酒邊向博雅敘述著昨天一早他遇上了乙姬的事情,然後在當晚又帶著吞天去鴨川,替乙姬找尋她失落的明珠的發生經過,還為了不讓博雅久等的他破例使用了穿越各界域的術法,以最快的速度回到這裡,不過,他並沒有同博雅說出這一點。

櫻瓣與落花紛飛。

當陰陽師說完的時候,博雅帶來的酒也喝得差不多了,看著陰陽師放下酒碟子的博雅微微點頭,「唔......原來如此!」

低首隱約露出微笑的陰陽師抬起頭來,搖扇,「”原來如此“什麼?博雅......」

頷首的博雅經晴明這樣一問,便道:「你一開始就知道那條小蛇是乙姬了嗎?」

陰陽師無辜地搖首,「當然不知道,我只是想牠被那群小孩捉弄,有點看不過去罷了......」

「看吧!」博雅突然叫了一聲,隻手直指著陰陽師的鼻尖,將他微微嚇了一跳,神情訝然。

「什麼!?」陰陽師覺得莫名其妙。

「你也是心地善良的好人嘛!晴明......」博雅高興地單手拍上板條。

陰陽師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笑開了,「嘿,博雅啊!你可別太過相信人啊!有些時候,光看某一點並不能判斷一切的。『人』是種狡猾無比的動物,不只是欺騙自己,很多時候還善於欺騙別人喔......」陰陽師神秘地笑了笑。

「那也沒關係啊!只要我不欺騙誰就好了......」博雅單純地笑了笑,陰陽師聞言後也跟著他揚起了唇角、不發一言。

那的確會像是博雅說的話。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